上一道偵探思考謎題
下一道偵探思考謎題

IQ139推理事件簿--冥火島殺人事件‧下篇偵探思考謎題

答對率:29%
上一話:冥火島殺人事件‧上篇
*本故事純屬虛構
主要登場人物:
A-Ace(17):奇才高中二年級生,自稱IQ高達139
2-會長男(17):奇才高中三年級生;超自然學會的會長
3-子瑜(16):奇才高中一年級生;超自然學會成員,同是推理學會會長的妹妹;擁有傲人的身材
4-成員男(17):超自然學會的成員之一
5-成員女(16):超自然學會的成員之一

  大家目睹爆炸後,餘驚未定。
  成員女不安地問道:「真的要在這個島上待一晚嗎?」
  成員男說:「怎麼了?難道妳害怕了嗎?」
  成員女回道:「發生了這種事,會害怕也是正常吧?」
  會長男向在場所有人詢問道:「鬼火是要在晚上才會看見的,如果大家擔心自身的安危的話,我們的露營活動可以取消的,大家意下如何?」
  成員男說:「既然我們都來了這裡,不親眼目睹鬼火的話,豈不是白走一趟嗎?」
  子瑜隨之說道:「我也想看一看鬼火… …」
  成員女無奈地說道:「既然大家都想看鬼火的話,那我就自己就一個人回去吧。」
  會長男成員女說道:「那我送妳去碼頭吧。」
  「我待她上船後便會回來。」
  會長男留過這番話後便和成員女往碼頭的方向走去。
  剩下的人一同走到『妖湖』的不遠處,他們找好位置後便放下行裝、合力搭起帳篷。
  成員男說道:「我會自己一個睡一人帳篷,你們就自己搭你們的吧。」

  [16:30] Ace擦去額頭上的汗珠,說道:「呼— — 終於完工了。」
  與此同時,會長男回來了,說道:「各位,我回來了。」

  [17:30] 大家都幫忙處理晚餐的食材、設置煮食用具。
  
  [18:30] 天色愈來愈昏暗,Ace他們也開始烹煮他們的晚餐。

  [20:30] 天已經黑了,Ace他們也已經吃過晚飯,幫忙清洗餐具和煮食用具。
  子瑜提著剛用來煮食的鍋子,打算去『妖湖』打水清洗鍋子。
  怎料她迷路了,走到了一個陌生的地方。
  此時,她看見了地上突然升起了一顆像是『鬼火』的小火球。

  而Ace也拿著餐具前往『妖湖』,可是當他來到『妖湖』後卻沒發現子瑜的蹤影。
  "子瑜呢?她應該早我一步來到才對… …難道她回去了嗎?"
  "不,由我們的營地前往『妖湖』就只有一條路;如果她回去的話,剛剛那條路上我應該會遇到她才對… …換言之,她可能迷路了。"
  之後Ace便獨自一人四處尋找子瑜。 (別問為甚麼Ace不先回去跟大伙兒說,然後讓大伙兒一起去找人,因為Ace單獨行動是劇情需要。)

  [20:35] Ace在前往碼頭的那段路上找到了子瑜
  「前輩!嗚嗚… …嗚嗚… …」
  無助的子瑜看到Ace的到來後,隨即撲進他的懷中放聲哭泣。
  Ace心想:"這種感覺似曾相識… …在我小時候,小雨他也好像這樣撲進過我的懷裡… …"
  他安慰道:「已經沒事了。」

  [20:45] 十分鐘後,子瑜總算冷靜了下來。
  子瑜說道:「前輩,謝謝您。」
  Ace回道:「小意思,我們回去『妖湖』打水清洗用具吧。」
  子瑜一邊走,一邊跟Ace分享著:「前輩,我剛剛看到了『鬼火』。」
  Ace敷衍地回道:「是嗎?」
  子瑜突然停下腳步,轉身指向後方某個地方,說道:「是啊,就在那兒。」
  Ace順著子瑜所指的方向望去,可是甚麼都沒有。

  [21:15] Ace他們總算完成了所有的幹活,回到大本營。
  成員男說:「好了,終於有時間做自己的事。」
  "自己的事?對了,我是來尋寶的。"
  這時,Ace才想起自己來「冥火島」的目的。
  於是Ace便從背囊中掏自己帶來的農用小鏟,把它收在褲袋裡,之後跟大伙兒說了一聲:「我想到周圍走一走。 」
  聽到Ace的話後,會長男隨即勸說道:「太危險了,四周漆黑一片,很容易發生意外的。」
  Ace趕緊從背囊中掏出手電,彷彿示意自己有照明工具,叫會長男不必擔心一般。
  會長男緊張地說道:「儘管有手電也好,如果發生了甚麼意外的話… …」
  子瑜說道:「那我陪前輩去吧,這樣應該可以了吧?」
  會長男妥協了:「這… …既然有人相伴的話,那好吧。不過還是要記得注意安全。」

  之後Ace便和子瑜離開了他們的大本營。
  子瑜走在Ace的旁邊,向Ace問道:「對了,前輩您為甚麼會想來『冥火島』呢?」
  Ace沒有任何隱諱,直言道:「我是來尋寶的,據說這座島上有未被發現的秘寶。」
  子瑜彷彿對Ace前來的原因不感興趣,又問道:「是嗎?對了,前輩您有心上人嗎?」
  這時Ace的腦海裡頓時浮現了一個女生的臉孔,那是一個跟他十分親密的女生。
  Ace問:「為甚麼這樣問?」
  子瑜說:「沒甚麼,純粹好奇而已… …」
  她誠懇地望著Ace,彷彿期待著他的答案,但是Ace似乎沒有回答的打算。

  [22:30] 已經走了一個多小時,可Ace並沒有任何發現。
  子瑜說:「前輩,這裡不就是我剛剛迷路的地方嗎?」
  Ace的心臟毫無先兆地砰然一跳。
  "這種莫名的不安感是怎麼回事?"
  Ace突然向子瑜問道:「子瑜,妳早一陣子看到的鬼火是哪個位置?」
  子瑜指向一個地方,說:「就在那裡。」
  Ace心想著:"對,鬼火不會無緣無故出現的。"
  之後Ace便用他帶著的農用小鏟,在子瑜所說的地方開始挖土。
  「這是… …」
  Ace彷彿有甚麼發現。
  他凝重地說道:「看來事件沒這麼簡單… …」

  [22:45] Ace子瑜收拾心情返回大本營。

  [00:30] 成員男打了個哈欠:「啊— — 哈— —」
  他說道:「我先睡了。」
  Ace的心中不禁衍生了一個問號:"他不是說要看『鬼火』嗎?還未看到就說要睡覺… …"
  之後成員男便回他的一人帳篷裡睡覺。

  [1:00] Ace說:「我也累了,我也回帳篷休息。」
  子瑜說:「我也是。」
  會長男說:「那大家都去睡覺吧。」
  之後所有人都回到帳篷裡睡覺。

  [2:00] 帳篷外面彷彿有些動靜,一直都在裝睡的Ace心想著:"看來他(她)開始行動了。"

問題:請問到底發生了甚麼事?
y7112b(Ace)2018-03-08提供(2018-07-27修改)
看答案
  Ace起來,走出帳篷說道:「喂,你想幹甚麼?」
  被發現的會長男趕緊收起手上的小刀,裝作若無其事地說道:「我想去小解而已。」
  Ace問道:「小解需要走向成員男的一人帳篷嗎?而且還要拿著小刀的嗎?」
  此時,和Ace一樣裝睡的子瑜正在帳篷裡偷聽著他們的對話。

  時間點隨著子瑜的回憶回到Ace挖土的那個時候。
  子瑜掩著嘴,強忍住叫聲:「這是… …」
  Ace說:「這是成員女的屍體… …看來事件沒這麼簡單… …」
  子瑜問道:「前輩您為甚麼… …」
  她還未把話說完,Ace便彷彿知道她想說甚麼,問道:「妳是想問我為甚麼會知道這裡有屍體嗎?」
  子瑜點頭示意。
  Ace解說道:「由於人體與動物身體含有磷,屍體腐化時產生磷化氫,當周邊氣溫較高,磷化氫就會於空氣中自燃,產生鬼火現象。此解釋了為甚麼鬼火在夏天發生的機會較多。這種火燄並不明顯,只有在晚間才會較易被察覺,但事實上在日間也會有,不過較難察覺。換言之,當妳看到『鬼火』,就代表著那個地方附近的泥土下埋藏著屍體。」
  Ace又說道:「還有,我想兇手應該還未罷休,回到大本營睡覺後無論如何也不要離開帳篷。」
  子瑜問道:「為甚麼前輩您會知道兇手應該還不罷休?」
  Ace說:「因為這個島上只有我們,換言之,兇手應該就在我們當中,但現在所有人都在冥火島上,所以兇手應該也在這個島上,而為甚麼兇手殺了成員女後還不離開這個島,我猜他(她)應該是還有其他目標。」
  子瑜又問道:「也許兇手是殺了人後不想因為中途離開而引起其他人的懷疑吧?」
  Ace神色凝重地說道:「如果真的像好妳所說那樣的話,為甚麼在成員女說要離開的時候兇手不裝作因為害怕而跟成員女一起離開?這樣做一樣不會引起其他人懷疑了。」
  子瑜Ace說服:「說的也是… …」

  時間點回到現在。
  會長男說道:「既然被你發現那就沒辦法了。」
  他一邊握住小刀,一邊朝著Ace走近。
  Ace問道:「你為甚麼要殺了成員女?」
  會長男聽到Ace的提問後突然停下了腳步。
  他說道:「在三個月前曾發生過一起命案,有一個人在參加船上派對時,一時意興風發跳水,結果不幸遇溺身亡。事後有很多人在網上抨擊船上的人當時為何不下水拯救遇溺者,但那些人根本沒有想過其實船上的人當時也很想下水救人,但無奈他們心有餘而力不足(當時情況不允許/不會游水)。結果,那起命案的其中一名目擊者因為承受不了眼睜睜看著朋友死在自己眼前的愧疚,以及人們在網上的惡言相向,最終選擇了自殺。而自殺的那個人… …正是我的女朋友… …」
  會長男話聲未落又說道:「就是因為成員女她們這些人的惡性留言… …可惡!我要宰了他們!」
  之後他便握住小刀,衝向成員男的帳篷。
  Ace心想著:"如此看來,成員男也是有份在網上留言的。"
  此時,Ace抄起地上的石子擲向會長男
  被擲中的會長男扭頭對他背後的Ace說道:「你這傢伙!」
  面對著如此激動的會長男Ace淡然地跟他說道:「我明白為甚麼你會想殺死他們,但是你殺了他們之後,你的女朋友會因此感到快樂嗎?一個人無意中萌生的惡意,可能就是別人一輩子的創傷,這一點相信你自己應該也很清楚… …你這一刻下的毒手,為死者的家人、朋友帶來不可磨滅的陰影,你這樣做跟那些人害死你女朋友的行為有甚麼差別?你既然這麼怨恨那些人,那為甚麼你會甘願成為他們的同類?殺人不會得到真正的快樂,只有原諒才會得到真正的救贖… …我想你的女朋友在天之靈也不會想看見你淪為復仇機器的。」
  聽到Ace的話後,會長男沒有作聲。
  Ace又說道:「我想你也不容易吧,為了幫自己所愛的人報仇雪恨,甘願委屈自己跟那些害死你所愛的人一同待在超自然學會中。」
  Ace的那番話說進了會長男的心坎,會長男鬆開了剛剛還在緊握小刀的手,跪在地上、流下兩行熱淚。
  Ace慨嘆道:「現在這個時代,一不小心出了點岔子就會馬上在社交平台上傳開來。在這個人言可畏的世界上,言語就像一把鋒利的刀,它的威力足以將人置於死地,而這些因言語而害死人的事情在這個網絡發達的社會中更是比比皆是… …」

解析

我要編輯
還沒有人提供謎題解析耶!成為第一個提供的人
1,988
上一道偵探思考謎題
下一道偵探思考謎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