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道偵探思考謎題
下一道偵探思考謎題

PEI解謎事件簿--長坂橋探案偵探思考謎題

答對率:略
*本故事純屬虛構
主要登場人物:
A-Pei(27):水鏡咖啡店的店長,有「水鏡先生」之稱
2-水原流(50):專門負責殺人案的警長 [下稱:流警長]
3-劉備(40):三大財閥之一,蜀漢公司的持有人
4-趙子龍(28):劉備在蜀漢公司中的左右手,同是他的貼身保鑣

5-糜貞(38):劉備的妻子 [下稱:糜夫人]
6-簡雍(36):年少時便認識劉備,後來到劉備家裡當管家
7-甘梅(30):劉備家的女僕

背景資料:
• 長坂橋是一條橫跨河道的行車天橋,而馬路旁邊設有行人路

  某個冬天的6:00,流警長接到報案,有人在長坂橋上發現糜夫人的屍體。
  其後警方在死者的手機訊息記錄中發現死者在死前曾與趙子龍相約於長坂橋單獨見面,而且他沒有不在場證明,於是警方便懷疑趙子龍就是殺害糜夫人的兇手。
  但是劉備卻深信忠心耿耿的趙子龍不會做出這種事,於是便在張飛的介紹下到水鏡咖啡店求助。
  劉備Pei說:「子龍他絕不會幹這種事的,他一定是被人插贓嫁禍的,求求水鏡先生您幫幫子龍吧。」
  Pei表情頓時複雜起來,說道:「但我不想再解謎了… …」
  劉備問道:「難道水鏡先生您甘願為了自己的原則而眼睜睜看著一個無辜的人被當成罪犯嗎?難道先生的良心不會受到責備嗎?」
  聽到劉備的話後,Pei內心一番掙扎。
  之後他掏出手機致電給流警長:「流警長,我聽說長坂橋發生了殺人事件,我能過來一趟嗎?」
  流警長說:「依照規矩來說是不行的,但我還是有辦法的。」

  之後Pei劉備流警長的協助下來到長坂橋調查。
  流警長Pei解說道:「死者叫糜貞,是蜀漢公司的老闆夫人,屍體在長坂橋的行人路上被發現,死者穿著黑色風衣、戴著黑色的絨毛手襪,只是普通的冬季衣著,並沒甚麼特別;而死者身上除了腹部中槍之外並沒有其他傷口和傷痕,故死因相信是因中槍而失血過多,經Black Jack的解剖後,死者的死亡時間推斷為今早的2:30-3:00。另外,死者的手機中有約趙子龍於2:35在長坂橋上見面的訊息紀錄(是死者主動約趙子龍出來),該訊息時間顯示是昨晚22:30,再加上趙子龍沒有2:30-3:00那個時段的不在場證明,所以我們警方懷疑他就是殺害死者的兇手。」
  Pei問道:「那麼趙子龍他有殺害死者的動機嗎?」
  流警長回道:「聽說死者和趙子龍以前曾經因趙子龍失職而令劉備的兒子(即劉禪,乳名阿斗)摔倒一事而發生爭執。」
  劉備說:「其實那次不關子龍的事,令阿斗摔倒的人其實是我,但糜貞她卻怪罪於子龍。」
  之後流警長拎著一個用來收集證物的袋說道:「我們在橋底的河道裡打撈到這把銀色的手槍,而手槍上只有趙子龍的指紋。」
  劉備看到該手槍後便驚訝地說道:「這是子龍的銀月槍!」
  Pei說:「如果這是趙子龍的手槍,那麼上面有他的指紋也不奇怪。」
  流警長問道:「這豈不是非法私藏槍械?」
  劉備答道:「不,子龍已經獲得警方的批准,可以配備和使用銀月槍,不信的話可以去問你的高層。」
  Pei如臨大敵,緊張地言道:「現在種種證據都對趙子龍不利… …」
  劉備突然靈光一閃,說道:「我記起了!昨晚大約21:30的時候,子龍發現他的銀月槍不見了。」
  Pei問道:「有甚麼證據能證明他的銀月槍真的不見了嗎?」
  劉備想了一想後說道:「那時候我跟子龍去保險箱裡拿銀月槍,我們打開那個保險箱後發現裡面空空如也,而那個保險箱的密碼只有我知道,換言之,子龍無法獨自打開保險箱拿銀月槍。」
  Pei還未來得及反應,流警長突然宣言道:「我已經解開謎底了!不信的話,我們打個賭!」
  Pei應道:「願聞其詳。」

  流警長解說道:「兇手是趙子龍,糜夫人約他到長坂橋相見,因為以前死者曾怪罪於他,但他明明沒有錯,於是因此感到委鬱而動了殺機。之後趙子龍見機會當前便赴約並用銀月槍將死者殺害,但在擾攘之際,中了槍的死者將銀月槍推跌到橋底的河道裡。由於天黑的緣故,趙子龍無法到河裡撈回作為兇器的銀月槍,於是只好事後假裝自己不小心弄掉了銀月槍。」
  Pei聽完流警長的推理後反駁道:「我不這麽認為!劉備說趙子龍是在大約21:30左右的時候不見了銀月槍,然後22:30才收到死者的訊息,試問趙子龍是如何事先知道死者會約他出來,並趁這個機會用銀月槍殺害死者?就時間點來看,流警長您的推理並不合理。」
  面對著Pei的質疑,流警長反駁道: 「那麼如果劉備上次從保險箱取出銀月槍並把它交給趙子龍後,趙子龍沒有乖乖地把銀月槍放回保險箱,反而把它私藏在別處,如此劉備再次打開保險箱後自然會發現裡面是空的。」
  Pei問:「但是劉老闆打開保險箱後自然會把它關上,然後當趙子龍要歸還銀月槍時,因為只有劉老闆知道保險箱的密碼所以便要找上劉老闆,而此時劉老闆自然能夠看見趙子龍有沒有真的把銀月槍放回去,換言之,根本沒有流警長您所說的那種情況出現。」
  他話聲剛落,劉備便插了一句話:「我記得在昨晚21:30的對上一次打開保險箱時,子龍確實把銀月槍放回了保險箱裡面,當時糜貞她也在旁邊,但她已經不在了,所以人證現在只剩下我一個。」
  Pei毫不客氣地直接說道:「流警長您的推理就好像在找依據證明趙子龍是兇手一樣,但您根本沒有直接證據證明他就是兇手。」
  流警長不甘願地認同了Pei的說法:「那麼我現在就去搜證!」

  [14:00] 之後流警長便走去詢問簡雍和與他共事的甘梅
  流警長向二人問道:「最近劉備家裡有發生過甚麼特別事情嗎?譬如說死者(糜夫人)和趙子龍之間發生過衝突。」
  簡雍想了一想後答道:「嗯… …最近糜夫人和趙保鑣之間好像沒發生過甚麼衝突,不過就在昨晚大約21:35的時候,趙保鑣走了過來問我們有沒有見過他的銀月槍。」
  流警長問:「為甚麼趙子龍會走來問你們倆有沒有見過他的配槍?」
  甘梅答道:「我和簡雍他每晚20:00後都會進行1小時的全屋清潔,所以我想趙保鑣他應該是認為我們會在打掃時見過他的銀月槍吧。」
  流警長又問道:「那麼你們會清潔劉備的保險箱嗎?」
  簡雍答道:「不會,不過我們會打掃保險箱附近的地方。」
  流警長彷彿在思考著些甚麼。
  「鈴~鈴~」
  此時流警長的手機響起,打斷了他的思緒。
「如果沒有其他事情,那我們先去工作。」
  簡雍甘梅二人說過話便離開了。
  同時間,流警長接下了警察局的來電,是硝煙反應的結果。

  [17:00] 流警長來到水鏡咖啡店,並把自己所得的情報全都告訴Pei
  流警長說道:「趙子龍的所有衣服都沒有硝煙反應,而且我們跟簡雍確認了趙子龍的所有衣服都在,換言之,趙子龍不會有事後燒掉有硝煙反應衣服的可能性。」
  站在旁邊的子瑜問道:「硝煙反應?甚麼來的?」
  Pei解釋道:「硝煙反應就是指當持槍者扣下板機的那一瞬間,火藥微粒子會隨著子彈的發射而自槍口噴出,這時候就會無可避免的沾到衣服或皮膚上,成為硝煙反應。」
  他心中還有一個問題還未得到答案:「流警長您有蒐集保險箱的密碼鎖上的指紋嗎?」
  流警長點著頭應道:「嗯!」
  Pei彷彿急不及待想知道結果一般問道:「那麼結果呢?」
  流警長答道:「結果顯示保險箱的密碼鎖上除了劉備和趙子龍的指紋外,沒有發現其他指紋。不過我們在保險箱附近發現了黑色絨毛,其檢驗結果還需要一些時間。」
  Pei聽見後恍然大悟,自信滿滿地言道:「歡迎踏入我的思考領域!

問題:到底這起事件的真相是怎樣?
y7112b(Ace)2019-01-21提供(2019-02-04修改)
來源:參考《索爾橋探案》
看答案
  之後劉備便在Pei的召集下來到水鏡咖啡店。
  Pei解說道:「這是一起自殺案,死者在21:00至21:29這段期間偷走了趙子龍的銀月槍,然後在22:30發送訊息約趙子龍到長坂橋相見。之後二人在2:35見面,不久後死者用事先偷來的銀月槍開槍自殺,並趁尚有最後一絲氣力將銀月槍掉進橋底的河道裡。」
  流警長表示質疑:「但死者能夠偷走放在保險箱裡面的銀月槍嗎?明明只有劉備知道保險箱的密碼。」
  Pei說道:「能,因為在趙子龍歸還銀月槍時,死者就在旁邊,所以她有機會偷看到保險箱的密碼。而證據就是明明在20:00-21:00這段時間,簡雍和甘梅已經清潔了保險箱附近的地方,但流警長您卻在保險箱附近發現黑色絨毛,可想而知,該黑色絨毛是在簡雍他們打掃之後留下的,而死者死前戴著黑色的絨毛手襪,相信流警長您發現的黑色絨毛就是從死者的絨毛手襪掉下的,換言之,這就是死者曾經打開過保險箱的證據。」

  流警長問道:「那麼死者這樣做的目的是甚麼?」
  Pei回道:「就是為了嫁禍給趙子龍。」
  劉備問道:「糜貞她為甚麼要嫁禍子龍?」
  Pei解釋道:「劉老闆你不是有一個兒子嗎?」
  劉備說:「沒錯,所以呢?」
  Pei又繼續說道:「我猜是因為死者擔心趙子龍他在蜀漢公司的影響力愈來愈大,終有一天會危及到你兒子的地位,所以想除去趙子龍,為你的兒子鋪路。其實在『摔阿斗』一事中已經隱約感覺到死者對趙子龍不懷好意了。」
  劉備彷彿無法理解Pei的說話,頭上滿是問號似的問道:「比起子龍,糜貞她不是更應該提防地位更高的張飛嗎?」
  Pei說道:「劉老闆你如此重用趙子龍,還讓他成為你的貼身保鑣,說明了劉老闆你十分相信他,而且劉老闆你一有甚麼消息,時刻在你身邊的他總是能夠第一時間接收到,哪怕是商業秘密。這樣的話,雖然他的地位不如身為總裁的張先生,但他的影響力絕對不下於張先生,甚至比他更高。」
  流警長問道:「如果想除去趙子龍的話,殺掉他不是更直接嗎?哪需要犧牲性命來嫁禍給他這麼麻煩?」
  Pei回道:「如果是身為蜀漢公司的老闆夫人的死者殺人的話會有損蜀漢公司和她自己的名聲;但相反,如果是趙子龍殺害自己的話,對公司名聲的損害相對較低。」
  流警長又問道:「直接殺人就不用說了,難道買兇殺人也會有損公司名聲嗎?反正沒有其他人知道。」
  Pei解說道:「這風險太大了,買兇殺人雖然暫時不會有其他人知道,但我相信受委託殺人的人肯定會向死者進行勒索,畢竟對方是著名的蜀漢公司的老闆夫人。我想糜夫人也這樣想到,所以才沒有這樣做。」
  流警長彷彿一副不能接受的樣子說道:「這樣的案件不可理喻。」
  Pei言道:「是的,『愛』就是這麽不可理喻,我們總想不到父母到底能夠為了自己的子女幹出甚麼樣的事情。」
  就這樣,《長坂橋探案》就這樣落下了帷幕。

  Pei子瑜問道:「子瑜,妳今個週末有空嗎?」
  子瑜的臉頓時開始紅了起來,有點緊張地答道:「有、有空啊,怎、怎麼了?」
  Pei說:「我想去買一些食材。」
  子瑜問道:「那個… …還有其他人去嗎?」
  Pei答道:「原本我想找孝哥的,但他好像有事要做,叫我找妳。」
  子瑜有些興奮地說道:「是嗎… …那我們週末一起去買食材吧。」

解析

我要編輯
還沒有人提供謎題解析耶!成為第一個提供的人
478
上一道偵探思考謎題
下一道偵探思考謎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