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道偵探思考謎題
下一道偵探思考謎題

PEI解謎事件簿--象棋城殺人事件·上篇偵探思考謎題

答對率:略
*本故事純屬虛構
主要登場人物:
A-Pei(27):水鏡咖啡店的店長,有「水鏡先生」之稱
2-子瑜(26):Ace的學妹,一直喜歡著Ace;現在是水鏡咖啡店的女店員
3-水原 流(50):專門負責殺人案的警長 [下稱:流警長]
4-呂布(32):本地的中國象棋職業選手,有「棋王」之稱,同是董卓的勁敵
5-董卓(40):來自外地的中國象棋職業選手,是呂布的勁敵
6-李儒(43):董卓的經理人,跟董卓一樣來自外地
7-主持人(31):是次活動的主持人
8-王允(45):是次活動的大會負責人
9-助手男(42):王允的助手


  某天傍晚,當天剛好是水鏡咖啡店的休息日,休班的流警長為了報答Pei《連環密室殺人事件》中的幫忙,於是邀請他和子瑜一同前往象棋城出席第11屆中國象棋職業選手國際大賽的決賽。
  子瑜笑著向流警長說道:「謝謝您邀請我們去看中國象棋職業選手國際大賽的決賽。」
  流警長有點害羞地說:「客氣了,不過象棋城還真偏僻呢。」
  之後流警長用手肘輕輕的撞擊Pei,悄悄地跟他說道:「她很可愛呢,而且身材也… …」
  見到流警長那快要流口水的模樣,Pei忍不住往他的腹部搥了一拳。
  流警長掩著腹部痛苦地叫道:「痛啊!」
  Pei說:「別裝了,我有控制好力度。」
  說著說著,他們便來到了一條湍急的河道前。
  流警長解說道:「這條河分隔了象棋城和外界,所以有象棋城的『楚河漢界』之稱,要過這條河就只有這條木製吊橋。」
  Pei望著那湍急的楚河漢界說道:「要是掉進水裡,肯定沒救了。」

  幾經辛苦,他們三人終於來到了會場的大廳,同時間正在進行比賽的直播。
  主持人對著攝錄機的鏡頭說:「第11屆中國象棋職業選手國際大賽終於來到決賽了。首先,我們有請人稱『棋王』的呂布選手,以及稱霸無數棋局的董卓選手出場。」
  經過一番歡呼喝彩後,二人便坐到棋枱前就位。
  主持人宣布:「那麼第11屆中國象棋職業選手國際大賽的決賽現在正式開始!」
「㕷!」
  會場頓時一片寂靜,只聽見二人下棋的聲音,空氣中彷彿瀰漫著緊張的氣氛。

  很快比賽進入了尾聲,呂布幾乎要贏得比賽。
  然而就在他拿起棋子時,他彷彿在思考著甚麼似的,棋子遲遲沒有落下。
  坐在觀眾席的Pei也看得有些茫然。
  「㕷!」
  結果呂布走了一步完全沒用的棋,讓所有人都大跌眼鏡。
  董卓抓緊這個機會,打算乘機翻盤。
  「㕷!」
  「嗚!」
  不久,董卓走了一步棋後突然發出一下微弱的呻吟聲。
  「伏!」
  之後董卓便當著所有人面前暴斃倒在棋盤上。
  「董卓!你怎樣了?」
  站在觀眾席的李儒嚷道。
  呂布把手放在董卓頸部的大動脈上,神色慌張地說道:「他沒有了心跳… …」
  「快!快終止直播!」
  王允慌張地向負責操控攝錄機的助手男說道。
  Pei心想:“這是怎麼回事?”

  於是比賽被逼中斷了,由王允助手男收拾殘局;而董卓的死相信是意外,所以王允便安排眾人離開。
  不久後,王允呂布李儒叫走去討論比賽冠軍的安排。
  比賽被迫終止,Pei子瑜只好在流警長的帶領下先行離開象棋城。
  Pei一邊跟著流警長走,一邊在思考。
  子瑜看見Pei彷彿在想些甚麼,於是便問他:「前輩您在想些甚麼?」
  Pei皺著眉頭說道:「我總覺得董卓的死不自然… …」
  流警長說:「如果真的不是意外死亡而是他殺的話,那麼兇手是如何殺害董卓?別忘了他可是當著我們所有觀眾面前暴斃的,包括在場的人以及正在觀看直播的人,而且屍體沒有中毒的徵象,根本沒有他殺的可能。」
  說著說著,他們三人來到了楚河漢界。
  「天色這麽黑,水流又這麽急,摸黑過河實在是太危險了。不如我們回去象棋城吧?」
  Pei望著湍急的河流說道。
  「前輩說得沒錯,我們還是先回象棋城吧。」
  子瑜彷彿聽出Pei的弦外之音,於是隨即附和道。

  同時間,在會場的大廳。
  「啊!」
  正在回收棋盤上的象棋的助手男輕輕的慘叫著。
  此時,剛好路過的某人被助手男的慘叫聲吸引了過去。
  「這是… …難道董卓的死不是意外而是謀殺!?」
  助手男彷彿發現了董卓暴斃的真相。
  “媽的!難道被他識破了嗎?”
  躲在一旁偷窺的某人慌張了起來。
  他觀望一下周圍,確定附近沒有人後便戴上手套,從口袋中掏出事先準備的小刀。
  他雙手緊握著小刀,往助手男衝去。
  助手男聽到背後有腳步聲便轉身往後望。
  「啊-!」
  伴隨著助手男的慘叫聲,小刀捅進了他的腹部。
  「啪啦… …啪啦… …」
  腹部被捅了一刀的助手男一時站不穩,把棋枱上的象棋掃落地上。
  「要怪就怪你太多管閒事了。」
  那個人望著倒地的助手男,一副自己好像被迫殺人的樣子說道。
  他說過話後便轉身離開大廳。

  Pei他們三人原路折返象棋城後走進了會場大廳。
  在棋枱下發現了散落滿地的象棋以及在躺在血泊之中的助手男屍體,他的腹部插了一把刀,手裡緊握著一顆背面朝上的棋子。
  流警長看著助手男的屍體,吐出了一句話:「這是… …死亡訊息。」
  「砲?」
  Pei助手男手中取出那顆棋子,說道:「砲?」
  流警長子瑜還未來得及弄明白,Pei便轉身背向二人,快步走出大廳。
  不知道他想做甚麼的流警長子瑜只好尾隨著他。
  之後他們找到了正在跟呂布李儒討論冠軍安排的王允
  Pei向王允問道:「作為大會的負責人,你應該有所有來訪者的資料吧?」
  王允點著頭應道:「因為這次比賽的觀賽是會員制的,只有指定的會員才會獲得邀請,而指定會員的同行人士也在三天前提交了基本資料過來,所以說大會擁有所有來訪者的基本資料。」
  Pei隨即問道:「那麼能借給我看看嗎?」
  「這涉及其他人的私隱,恕我不能隨便借給別人看。」
  王允拒絕了Pei的請求。
  流警長展示出他隨身的警員證,說道:「我們剛在大廳裡發現助手男的屍體,所以我們需要這些資料,麻煩你通融一下。」
  王允聽見後臉瞬間變成了鐵青色,驚恐地說道:「你說甚麼!?」
  站在旁邊聽到助手男死訊的呂布李儒都不約而同地露出驚訝的神色。
  於是王允便把來訪者的資料給流警長Pei看。
  Pei看著來訪者的資料,思緒也漸漸明朗起來。
  然後胸有成竹地說道:「我已經知道殺害助手男的『砲』是誰了,歡迎踏入我的思考領域!

問題:請問殺害助手男的「砲」到底是誰?
y7112b(Ace)2018-12-13提供(2019-01-22修改)
看答案
  Pei指著呂布,肯定地說道:「殺害助手男的『砲』就是你吧?呂布!」
  眾人聽到Pei的答案後大吃一驚,紛紛向呂布投來了目光。
  Pei解說道:「助手男不選擇用自己的血在地上留下兇手的名字,相信是怕會被兇手發現並銷毀,所以才利用棋子來做死亡訊息。而他握著的棋子是背面朝上的,這是意味著暗棋,而在暗棋的玩法中,棋子由大至小的排列為:公(即將或帥)、車、馬、砲、士、象、卒。而根據王允的資料,出席是次活動的人依年紀大小順序排列為:1.流警長(50)、2.王允(45)、3.李儒(43)、4.助手男(42)、5.董卓(40)、6.呂布(32)、7.主持人(31)、8.我(27)和9.子瑜(26)。」
  王允從旁插嘴道:「如果你是說用棋子來代表我們的話,這應該不可能吧?公、車、馬、砲、士、象、卒合共只有7顆棋,但出席活動的可是有9個人。」
  「那麼你現在數一數在場的我們合共有多少人吧。」
  「對了,董卓和助手男… …」
  子瑜聽到Pei的話後茅塞頓開。
  「沒錯,那所以公=流警長、車=王允、馬=李儒,至於砲不是已經死去的助手男和董卓,而是接下來的呂布!」
  所有人聽到Pei的解說後不約而同地望向呂布
(因為呂布在跟王允和李儒討論冠軍的安排期間說過要去洗手間,所以有足夠時間行兇。)
  呂布問道:「但我有殺害助手男的動機嗎?」
  王允說:「對啊,這次比賽是呂布第一次與助手男見面,二人在之前根本不認識。」
  Pei胸有成竹地跟呂布說道:「如果助手男發現了是你殺害董卓的證據的話,那就不同說法了… …你為了不想自己是兇手的身份曝露,所以便殺了發現證據的助手男。」
 呂布反駁道:「那麼你又能證明我就是殺害董卓的兇手嗎?」
  「這點… …我需要些時間… …」
  Pei頓時洩了氣。
 

解析

我要編輯
還沒有人提供謎題解析耶!成為第一個提供的人
481
上一道偵探思考謎題
下一道偵探思考謎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