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道海龜湯謎題
下一道海龜湯謎題

【幸運星甄組事件簿】燈塔島殺人事件(下)海龜湯謎題

答對率:92%
上一篇:【幸運星甄組事件簿】燈塔島殺人事件(上)
 上一篇記得看喔,題目跟解答都有跟這篇串聯起來。
下一篇:【國中生寶寶事件簿】文化祭
 
難易指數:★★★★★


今天一天不知道是怎麼過的,大家都沒有心思在旅遊上了。
惶恐不安,連吃飯都心不在焉,不知其味。

飯是我做的,現在還有一些行動力的,大概就只剩我們兄妹,還有冷冰冰的醫生,跟一直處於興奮狀態的黃依茜了。
也是,一般人看到那種場面,怎麼可能還有元氣,不被嚇死就很好了。
我在做飯的時候,哥接過我的手機繼續錄著像,就是不曉得有沒有甚麼發現,大家都挺沉默的。

到了傍晚,憂心忡忡的氣氛才比較好一點,眾人開始在客廳聊聊天,還有人打著牌。

晚餐時間,我端出冷藏室那些海鮮大餐,或許因為太美味,開始有些歡聲笑語。
這一頓飯,吃得大家都很滿足。

我走出戶外院子消消食,哥拿了外套披在我肩上:「天冷,你穿那麼少就出來,小心感冒啊!」

「哥...這邊真有殺人魔嗎?還有兩天,我們撐的過去嗎?」我轉頭過去,擔心的問。

哥摸摸我的頭:「放心,我會保護妳的。」

雖然不喜歡哥摸我的頭,但他的話還是讓我感到安心非常。
回到客廳,我們也跟著眾人閒聊了起來,哥還加入了牌局。

「梅花三鐵支,九十JQK同花順,一對二,哈哈哈...出完啦,通殺!!給錢給錢!」哥欣喜若狂的喊道。

我扶額,哥以你運氣,跟他們賭錢,這樣好嗎?

「我草!甄警官你是不是作弊啊!打了三局,我們連一張牌都沒出到!」夏書草忿忿不平的說。

王安真把牌丟了出去:「不玩了,不玩了,這甚麼鬼?」

「我要去睡了,今天一天真是他媽的有夠背。」霍齊佑似乎是個老菸槍,菸抽個不停。

我看了一下時間:「嗯...時間也不早了,大家趕緊去睡吧,我們還有兩天要過,這島上可能有殺人魔,大家要好好養精蓄銳。」

「嘻嘻嘻...不知道明後天還可不可以拍到更勁爆的東西。」黃依茜笑嘻嘻的說。

「妳啊!別烏鴉嘴了好嗎?」陳綺珊拍了一下她的背。

在這個吊橋效應下,大家其實感情都變好了。這種原本會引起眾怒的玩笑,大家也都一笑置之。

曾尚榮默默的去把一樓的燈都開成小夜燈,還是一如既往的沉默。
眾人見狀,也沒說甚麼,紛紛上二樓,準備回房就寢。

「各位,睡覺時,請記得鎖好房門!」哥在自己的房門外提醒著大家。

眾人也不知道聽進去了沒,一個個進去睡了。
———————————————————————————————————————
半夜,也不知道我睡了多久。
突然,一陣警報聲響起,我趕緊起來開燈,燈卻一直沒有亮。
我用手機的發光系統打著燈光,打開房門,想知道發生了什麼事情。

「他馬的,又發生了什麼事情!」這人在二樓走廊喊得很大聲,聽聲音是霍齊佑

「燈完全打不開。」曾尚榮冷冰冰的說。

「嘻嘻嘻...我聞到錢的味道了。我剛往窗外拍照,發現燈塔處有紅色的光在閃爍。」黃依茜這缺心眼的姑娘,又在那邊幸災樂禍了。

「船長是不是有說過,燈塔的燈,是連著民宿的總開關?」我著急的問。

哥大喊:「大家先用手機的燈打探路,我們去燈塔看一下情況。」

眾人紛紛下樓。

突然,一個弱弱的聲音說:「人好像不齊耶。」是王安真

「樓上還有人嗎?」霍齊佑朝二樓大吼。

「是我!我草!陳綺姍不見人影!」夏書草的聲音從二樓傳來。

「嗚嗚嗚...一定是殺人魔,他...他把陳綺姍帶去燈塔了!!」王安真帶著哭腔,言語抖得快無法聽清。

眾人聽聞,趕緊出門往燈塔小跑而去。

「大家跟牢了,說不定會有人在路上伏擊我們。」哥一邊舉著手機探路,一邊從褲腰上拿出了手槍。

一路上,暗無天日,伸手不見五指,只有憑靠眾人手機的那點微弱燈光在探路著。
似乎雲層遮住了月亮,一點月光都沒有,這應該是這島上特殊的氣候。

民宿到燈塔蠻長一段距離,這段路用走的話,可能要花40分鐘。
而我們小跑過去,花了大概20-30分鐘左右。

到了燈塔下,燈塔大燈旁的小燈閃爍著微微紅光。
並發出了相當大聲,相當吵雜的警報聲。

哥一馬當先,帶頭開了燈塔的門進去。
或許是因為燈塔旁就是海邊沙灘的緣故,相當的潮濕,整個地板濕漉漉。

「大家用燈探照一下,查看一下開關在哪。」哥對眾人說道。

過了一會,曾尚榮打破沉靜:「三點鐘方向,有梯子。」

大家紛紛把手機照過去。
接著,我們沿著梯子往上探照。
看到了令人毛骨悚然的一幕。

陳綺珊被鋼絲吊死在了上面......

旁邊依舊寫了逆光者三個字。



不知道大家是不是瞧過分屍後的慘狀,心裡素質變好了。
看到陳綺珊吊死在上面,也只是一陣陣的沉靜,只有嗡嗡的警報聲擾人心脾。
而缺心眼的黃依茜舉著單眼相機,開著閃光燈,對她的屍體一頓猛拍。

「我們上去把屍體放下,然後把開關打開吧!幾個男人都上來幫忙。」哥首先打破沉默,對眾人沉聲道。

幾位男士都爬上梯子,把陳綺珊的屍體用接力的方式,給放了下來。
我看著陳綺珊的屍體,兇手似乎在她右手腕劃了一刀,只是為了寫那三個字嗎?

然後,哥把總開關往上扳,吵死人的警報聲終於停了下來。
燈塔裡,燈光大開。

「疑?等等...是不是少了一人?」我看著四個男人爬下梯子,突然感覺不太對。

剛剛眾人都把光打在屍體附近,完全沒人發現少了一個人。

「他馬的,那位花心偶像不見了!」霍齊佑大吼!

是的,夏書草不見蹤影。

「嗚嗚嗚...不要啊...」王安真蹲了下來,似乎精神有些崩潰。

「呵呵呵...他不會把我們都殺光吧?」黃依茜好像終於知道後怕了,苦笑著說。

「趕緊返回吧!他應該走在最後頭的,有可能路上遭遇了襲擊,現在回去搞不好還可以救下他。」哥對著眾人說。

我們又一路奔跑,往返民宿。
這次眾人都聚的很緊,深怕有人突然突襲過來。
結果,一路上完全看不到夏書草的蹤跡。

快到民宿時,看到了一絲紅光。
我心中有種非常不安的感覺。

果不其然,民宿整個被大火燒了起來。
我們一個個呆若木雞,眼睜睜的看著大火吞噬著整棟民宿。

「你們看...」曾尚榮指著在院子裡,沒被燒到的信箱。

一樣寫著逆光者,三個大大的血字。

眾人氣喘吁吁,跌坐在了地上。
就這樣,我們相互依靠著,看著熊熊大火燃燒著。

「先回燈塔吧,野外不安全,明早再回來看看。」哥對眾人說。

就這樣,我們就返回燈塔,在燈塔內的一處倉庫房間,待到天明。
哥讓大家都睡一下,自己守夜。
睡不著也要睡,精神不濟的話怎麼應付殺人魔。
———————————————————————————————————————
次日一早,我們緩緩向民宿走去。
黃依茜這個缺心眼的姑娘還在東拍拍西拍拍。

民宿已經被燒成了一片廢墟,我們紛紛進入察看。

「找到了...夏書草,屍體樣子很慘,沒心裡準備的不要看。曾醫師請您過來一下。」哥翻開一處木板,沉聲道。

我還是經不住好奇瞄了一眼,又是一塊塊的屍塊,全都被燒的焦黑。
尤其是那顆人頭,燒焦得不成樣子。
我忍不住,又跑出去乾嘔了一陣。

王安真霍齊佑也跑來跟我一起,他們也似乎承受不了那個畫面。
黃依茜沒出來,我猜她一定又是對著屍體一陣猛拍。
這姑娘心裡素質不是一般的好。

沒多久,他們三人都出來了,哥手上還拿了一個手表。
我瞄了一眼,手表破了一個大洞,時針指向正六,而分針跟秒針都不見了。
是與兇手搏鬥的時候,弄壞的嗎?

「屍體破損的太嚴重,又沒有工具,無法查出甚麼來。但有一處挺奇怪,他右手食指有玻璃劃破的小傷口。」曾尚榮走過來,用手帕擦擦手,說道。

說完,大家面面相覷,不知道接下來該怎麼辦。

「東西都燒光光了,我們吃甚麼?」王安真不愧是吃貨,這個時候還想著早餐。

我往院子的雞圈看過去,還好那個離民宿不近,沒燒到。

眾人會意,幾個男人抓了幾隻雞去宰。
然後我做了幾隻土窯雞。

大家開始吃了起來,眾人因為一整夜的提心吊膽,肚子都餓得不堪忍受。

突然哥問了一句:「昨天晚上,我們在民宿睡覺的時候有發生甚麼奇怪的事情嗎?」

眾人一度沉默,作思索樣。

「啊!我房間就在夏書草陳綺珊中間,半夜我似乎有聽到陳綺珊夏書草房間,後來夏書草房間一直有敲的聲音,也不知道他們倆在做什麼。我出去,敲了一下夏書草房門。要他們安靜點,我講完,他們就沒聲音了,然後夏書草在我回房時,回了一句『關你屁事!』。當時氣得我都想破門而入,拍下他們兩人的姦情了!」黃依茜氣鼓鼓的手舞足蹈說道。

霍齊佑吃著雞翅,低哼一句:「哼...都發生這樣的事情了,這兩人還有興致啊...死的不冤!」

「萋萋,把妳這幾天拍下來的紀錄放給我看。」哥一邊咬著雞腿,一邊輕聲對我說。

我拿起手機,把影像放給哥看:「發現什麼了嗎?」

「嗯...大概知道了,現在只剩最後一個疑點。」哥吃完雞腿還不過癮,吮著骨頭。

突然,哥挑了一下眉,眼睛撐大發著光,隨後展露出銳利的眼神。

看到他這副模樣,我就知道了:「謎底全解開了嗎?」

「對,根本就沒有甚麼殺人魔!我們之中有一個不請自來的客人,他就是逆光者!這起三起殺人案件,有五處最大疑點。

1.『兇手如何殺掉在島上的島主?』因為距離我們上船的前一次是三天前開船,兇手不可能在我們到島的前一天殺掉島主。
2.『兇手怎麼遠距離殺掉陳綺珊?』這邊離燈塔最少也要花30分鐘的時間,去燈塔把開關下扳關掉來回也要1小時。兇手在我們之中的話,是如何做到的?
3.『兇手是怎麼分屍夏書草的?』雖然我們摸黑去燈塔,但確定只有夏書草沒跟上,那兇手是怎麼有時間把他在民宿內分屍的,要知道,分屍過程起碼也要30分鐘以上。
4.『兇手放火燒了民宿是為了什麼?』我猜,他一定為了隱藏某件事,才冒著風險放火燒民宿,那是為了掩蓋甚麼?
5.『兇手是怎麼挑選死者的?』跟據上述的手法,我們可以明白,這是一場精心策劃的謀殺計畫,那兇手是怎麼挑選死者的呢?要知道,明信片都是島主在一個禮拜前就回復給我們的,兇手是怎麼控制受邀名單的!

這一切的一切,我都已經解開了!呵呵...果然真理是需要運氣的!」




請問,逆光者是誰?(請說出兇手及原因,只猜兇手不予回答。)(25%)
   試著解出1-5個疑點。(75%)
   兇手動機為何?(50%)加分題。

P.S有一個訊息指向逆光者,他就是不請自來的客人。第一題,請回答兇手及訊息。


10/18提示:受邀者(包括島主),除了兇手以外,都有一個共通點,所以才說是不
請自來的客人。



死者:
 
姓名(年紀) 職業 死因 死亡時間
左宗函(42) 島主 失血過多而死,似乎活著被分屍。 上島前一天。
陳綺珊(28) 駐唱歌手 窒息死,右手腕被劃一刀。 上島第二夜。
夏書草(32) 偶像演員 不明,有被分屍且燒焦。 上島第二夜。

兇手自稱逆光者,甄南喝稱他為不請自來的客人

嫌疑人:
 
姓名(年紀) 職業 性格
王安真(30) 郵差 膽子超小,與人和善,是個吃貨。
黃依茜(26) 自由攝影師 膽子超大,見錢眼開,樂觀開朗。
曾尚榮(34) 醫生 沉默寡言,性子冷淡,意外合群。
霍齊佑(42) 旅行社社長 大大咧咧,家境富裕,一老菸槍。
甄北萋(24) 律師 長相甜美,聰明絕頂,傲嬌哥控。

sister88858極力要求我做總結,我做了表格,並且故事裡多寫了一些該寫卻沒寫到的。有可能是線索,也有可能只是讓故事完善,請自行判斷!




公布正解名單:
B10503107 (正解率:100%)(動機50%GET!!)
Jimin1031 (正解率:80%) (動機25%)
sab113041(腦空空) (正解率:100%)(動機50%GET!!)
joanna20828(Eian) (正解率:30%)
a159852480(醉雪) (正解率:100%)(動機50%GET!!)
sister88858 (正解率:35%)
sarahyu0315(莎菈) (正解率:100%) (動機50%GET!!)

有5人90%以上正解開啟解答。


其他作品:
【細思極恐系列】
 
每一碗湯,都是創作者竭盡心力去煮的。
有緣來到我的作品,一起喝喝湯,是對我的鼓勵。
希望各位別忘記這碗湯。
不管有沒有答對,湯底出了也回來看看故事。
喜歡的話歡迎留言跟我聊聊天。
tim8082909(阿P)2019-10-17提供(2019-10-22修改)
來源:自創
看答案
眾人聽聞哥這一番宣言,也顧不上吃雞了,紛紛驚訝的聚焦在哥身上。

「甄警官,你說甚麼?跟本就沒有殺人魔?」霍齊佑抓著一隻大雞腿問道。

黃依茜也開始興奮起來,抓著單眼相機對我們就是一頓猛拍:「殺害三人的兇手在我們之中?哇...這也太刺激了吧?到底是誰啊?」

「不太可能吧...假如兇手在我們之中的話,那根本就是不可能的犯罪啊...」王安真搖搖頭也低聲的說道。

曾尚榮:「......」

我拍了一下手:「好了!先聽聽我哥怎麼說吧!」

「首先~!讓我意識到這三起事件,並不是有外來者的無差別殺人,是因為這三起事件互相矛盾著!」哥站起來,左手背著,右手舉起抓著雞骨頭繞著圈揮。

我實在沒有意識到甚麼矛盾:「矛盾?」

「對!你們想一下,假如真是有外來者的無差別殺人,那為什麼第二位死者是死於吊死,而不是分屍呢?」哥說完用雞骨頭指著我。

我恍然大悟:「對啊...這麼一說,真的很矛盾,兇手假如是我們以外的人,他絕對有時間讓第二位死者想怎樣就怎樣。」

「是的,他只要把陳綺珊殺死,在關掉總電源就好,為什麼要大費周章的把她吊死在總電源上。而且最大的矛盾,就是他還特地在死者的右手腕劃上一刀,只是為了用血寫出逆光者,這相當奇怪吧?於是,那時候,我就意識到,這三起事件,是一場精心策劃的謀殺,而不是有外來者的無差別殺人!」哥左右左右的走來走去,語畢站定。

霍齊佑環顧我們所有人問道:「那...兇手是誰?」

「我剛剛也說了,我們之中有一位不請自來的客人,這點我是在看到夏書草的手錶後發現的。夏書草的手錶,是他給我們的死亡訊息。他在死前不惜讓食指被手表的玻璃劃破,全力把手錶做出那種狀況!他把時針轉到正六,是想代表他自己,而沒有分針秒針狀況,就是代表了兇手!夏書草那時候就已經發現了,除了兇手外,我們所有人包括島主的共通點!」哥又開始走來走去。

我努力回憶所有人的狀況,想發現所有人的共通點,突然我靈光一閃:「方位!我們所有人的名字中,都有一個字代表著方位!不管是諧音,還是字型!夏書草的手錶表示自己是下!」

「沒錯!」哥點點頭,示意我繼續說。

曾尚榮的上;夏書草的下;左宗函的左;霍齊佑的右;陳綺珊的東;黃依茜的西;甄南喝的南;甄北萋的北。上下左右,東西南北!!」我撐大雙眼,興奮的跳起來,把這一發現,一口氣給吐出來。

王安真:「......」

「對!這下你們明白了吧,不請自來的客人就是你!!王安真!!你也是這三起殺人案中的兇手!」哥用雞骨頭指著王安真

所有人聽到,馬上站起來,遠離王安真所在的地方,心驚膽跳的看著他。只有曾尚榮還坐在原地,老神在在的吃著雞。

這時王安真也站起,拍拍屁股上的灰塵,說道:「甄警官,你別開玩笑了。你們的名字這只是一個巧合吧?我根本就無法犯下這三起案件啊...島主死在我們上島的前一天,這個時候根本就沒有人能夠來島上吧?」

「這就是你高明的地方了,這三起案件有一個非常大的共通點。那就是,兇手脫罪的核心都是主打不在場證明!」哥盯著王安真,眼神銳利的說道。

我歪歪頭,回憶這些事件:「對耶...這三起案件,確實核心都是不在場證明。也就是因為這三項巨大的不在場證明,我們才會一直認為這島上還有別人在。」

哥點點頭,繼續往下說:「先說島主之死吧,這個詭計相當簡單,也十分大膽。那就是島主根本就不是在島上死的!!」

「啊?他不是在島上死的?難道,他跟我們一起坐船來,在船上...不!也不對,時間上根本說不通啊?」霍齊佑驚訝的問道。

「不,島主確實死在我們那天坐船的早上,他也確實跟我們一起坐船來。只是,他那時早已被分屍,然後由我們來運送到島上的!!」哥大聲說道。

黃依茜目瞪口呆的說:「啊!!難道是那好幾箱保溫箱?」

眾人一片譁然,也是,一想到我們運著島主分屍後的屍體來到島上,就渾身起雞皮疙瘩。

曾尚榮這時開口說話了:「不太對,以我的觀察,島主的確是在酒窖內被分屍。才有可能產生那麼大量的血跡,才有可能噴的到處都是,連天花板也有。」

哥點點頭:「這就是兇手為什麼,每一次死者旁都要用死者的血來寫逆光者了。除了讓我們以為有外來者,更讓我們踏入一個誤區...酒窖那些血是屬於島主的!!」

我歪著頭,右手食指點點我的臉頰:「難道血不是島主的嗎?可是那時候還沒有其他人死去啊...哪來那麼多的血。運血漿來也不太合理,血漿那麼不安定的液體,會有很大的風險造成血漿凝固...」

這時,哥看了一眼我們正在吃的雞。

我恍然大悟:「難不成是雞血??我們看到的是好幾隻雞的血量嗎?」

哥打了一個響指:「沒錯!!就是雞血,這也就是為什麼兇手最後要冒著風險把民宿燒掉的理由之一了。因為,之後的辨識人員上島來,馬上就能查驗出這是雞血,那這不在場證明也就被破解掉了。」

「原來如此...不過這樣不會有很大的風險嗎?那麼多箱,要是我們之中有一人,打開保溫箱,不就事蹟敗露了?」黃依茜不解的問道。

「你們還記得王安真最一開始的第一句話是甚麼嗎?」哥笑嘻嘻的對眾人問道。

我記性好,馬上就想起,並串聯起來:「他要我們小心點,說黑珍珠黑鮪魚曝露在空氣中,就會變質!」

「對!就是這麼輕飄飄的一句話,把這些箱子都上了一道緊縛咒,讓我們都因為期待美食及害怕賠錢的心理下,全都不敢打開保溫箱。」哥的推理一環扣著一環。

王安真這時開口了:「好,就像如你所說的一般。那陳綺珊我是怎麼殺害的?要知道,總電源關掉時,我馬上就出來跟你們會合。假如,那時候我在燈塔,跟本就沒有時間回到民宿啊?還有,夏書草是在我們趕去燈塔的時候,沒跟上我們死在民宿內的,我一直都跟在你們身邊,怎麼會有時間殺害他?」

「嗯...這兩起案件我們就一起說吧!因為,他們死亡時間相差不遠。我們在這兩起案件中,也陷入了一個誤區,那就是夏書草是死在陳綺珊之後!」哥絲毫不畏王安真的質問,娓娓的推理著。

我張大雙眼,靈光一閃,拼圖全都拼起來了。

哥舉起右手攤開手掌說:「萋萋也知道全貌了吧?換你來說!」

我與哥擊了一掌,說道:「其實夏書草是死在陳綺珊之前,但他們的死亡時間並不會相差太遠。黃依茜聽到陳綺珊夏書草的房間也是沒錯的。但,進去夏書草房間的不只陳綺珊還有王安真!!」

哥附和我:「沒錯,其實從他們的對話來看陳綺珊夏書草其實早就認識,我猜,你應該對他們說了什麼,要陳綺珊夏書草房間談論甚麼事情吧!?」

「接著,你就在夏書草房間內,殺害他們兩個。然後,把夏書草分屍後,帶著陳綺珊的屍體,從窗戶下去,把屍體移到燈塔處。黃依茜那時候聽到的敲擊聲,應該是你在分屍時的聲音,你沒控制好音量。」我侃侃論述著。

霍齊佑有點發懵:「那...那...王安真是怎麼控制總電源的關閉時間的?」

「你們小時候,有做過這個實驗嗎?用鋼絲下面掛著重物,把鋼絲放在冰塊上,冰塊就會因為壓力而溶點極低。」我詢問大家。

黃依茜不確定的說:「復冰現象?」

「對,這邊復冰不是重點,讓冰塊產生壓力才是重點!我猜,王安真你應該是用了很多方法。比如用冰塊卡住開關等等...但都沒法把時間控制在三十分鐘內。最後,聰明的你想到了這個方法,把時間精準的卡在三十分鐘左右!因為,要是時間過長,風險會越來越大,你的計劃也就越來越容易被破壞。」我邊說,邊拿出手機,在陳綺珊吊死的照片上,畫著一些東西。

我把手機平舉,畫好的照片呈現在他們面前。



我接著說:「假如只有把鋼絲纏在冰塊上的話,壓力過大時間就會過短。你就像上圖一樣,把死者的頭髮綁成辮子,壓在冰塊上。兩條辮子所支撐的重量可以減輕至少20公斤。這樣一來,30公斤的重量所產生的壓力,剛好把時間控在30分鐘左右!」

「嗯...以這種冰塊的大小,30公斤的重量,計算下來,30分鐘無誤。」曾尚榮順著我的話說。

「然後,鋼絲擠壓到最底後,繃直,把總電源關閉。辮子也會因為重量抽出冰塊,冰塊摔落在燈塔底部,碎裂後的冰塊,在這潮濕的地板,很快就會消失無蹤了。這就是陳綺姍殺人中,你所使用的不在場證明詭計!!」我為第2疑點做出最後的總結。

霍齊佑這時開啟了疑點3的問題:「那你說夏書草死在陳綺姍前面是怎麼回事?我們明明在警報響起之後,大家摸黑匯聚一樓時,在我詢問二樓的時候夏書草還有出聲啊!」

黃依茜也接著說:「對啊!我去敲夏書草房門的時候,夏書草也還有出聲啊!你怎麼說敲擊聲就是分屍的聲音。而且,假如王安真從燈塔回來後,不可能在二樓開房門一點聲響都沒發出吧?」

王安真為什麼要把總電源關掉,在他的計劃中,有兩個目的。第一,就是製造出殺害陳綺姍的不在場證明。第二,就是為了讓我們陷入一片黑暗中!」我比出了一跟二的手勢說道。

哥蹲下又拔了一根雞腿說道:「我猜,王安真回來後,跟本就沒有回二樓,而是一直在一樓等著我們吧?」

「就是這樣,你們回憶一下...當我們陷入一片混亂,摸黑下樓之後,是不是王安真一出聲,就已經在一樓了?而且,那時候他說了什麼你們還記得嗎?」我環顧眾人,詢問道。

此時王安真的臉色已經越發蒼白。

黃依茜歪著頭回憶一下,而後靈光一瞬的說道:「啊!就是他點醒我們,好像缺人了!」

「沒有錯,王安真當時就是一直一樓等我們都下樓後,說出那句引導接下來能順利演出的台詞!然後,霍齊佑你就像一個被王安真所控制的提線木偶般的問出來了!」

霍齊佑表情有些不爽:「啊啊!對啊,我被耍得團團轉啊!我當時想都沒想,就直接朝二樓問說還有沒有人在。」

「之後,王安真就放下他當時早已經錄好夏書草剪接後的聲音給我們聽就行啦!在我們聽到陳綺姍不見後,王安真又加油添醋的說,殺人魔把她帶走了,我們就掉入他的圈套內了。」哥又開始啃起了雞腿,吃得津津有味。

「難道...那句『關你屁事』也是錄音的嗎?」黃依茜疑惑的問。

哥對黃依茜的詢問做出解答:「是啊...我猜當時兇手應該沒有料到你這個突發狀況,慌慌忙忙的選一段錄音來放,所以才會說那麼奇怪的話。而且在妳敲門後,接著回房,也花了至少10秒吧,這麼長的時間才回復,就代表了錄音設備這個理論是對的。」

我接著說:「這真的是相當縝密又大膽的計劃。一環扣著一環,一有不慎,就會全盤崩壞。在伸手不見五指的狀況下,又聽到殺人魔把陳綺姍帶走,我們一定會著急的往燈塔去,而忽略了後面的夏書草,也因為他那時候的錄音片段,讓他一直有著在我們後面的錯覺!從而製造出,夏書草殺人的不在場證明!」

哥看我說了那麼長一段推論有點喘,接著說:「你冒著風險放火燒民宿,也是為了銷毀錄音設備,還有讓我們無法查驗夏書草準確的死亡時間。畢竟,死亡時間,有醫生在沒工具下,當天死亡的還可以準確到2小時以內啊。」

「最後,除了夏書草,你一直都是跟在最後面的一位,要控制好時間放火也相當容易,擺一根香在灑滿酒的地下酒窖內,讓它慢慢燒到酒精處,就可以了。」我跟哥相互接力,破解疑點3並總結,默契相當。

哥老神在在又補了一句:「最後一個疑點就很好解釋啦!王安真早就知道了島主的喜好,知道他總是挑名字內帶有方向的字。而他,〝剛剛好〞又是一位郵差,只要他把所有的信內,名字帶有東跟下的過濾掉就好。」

王安真你還有甚麼好說的嗎?我的手機都已經錄下證據了!你在夏書草的每一次對話中,都在操弄著手機。」我把手機呈現給他看。

王安真苦笑的說:「呵呵...不用了,我承認...他們三人都是我殺的。至於原因...」突然,王安真綻放出一張最開朗的笑顏:「就不說了吧...最後一餐,這雞真好吃...我已替妳報仇了...這就去找妳...」

我心中一跳,連忙衝過去他那裡。
哥比我快一步,在王安真展開燦爛笑容的時候,就已經衝過去,架住他了。

可是還是晚了一步,王安真在一陣抽搐後,雙眼翻白,口吐白沫而死了。

哥一手抱著王安真一手搥著地板:「該死!氰化鉀的膠囊居然在鼻腔內,我已經很注意了,但...」

此時,天空飄下了陣陣細雨。
眾人眼睜睜的看著他死去,沉默不已。
———————————————————————————————————————
我們現在正在返航,當了兩天的野人後。
這兩天,餐餐都吃雞,吃到都快吐了。

「跟本島取得聯繫了...」哥走過來對我說。

我轉頭看著哥,詢問:「有查到甚麼嗎?」

王安真有個妹妹,跟陳綺珊夏書草組過團。7年前,白星號沉船事件,陳綺珊夏書草是唯二名倖存者。王安真妹妹似乎是被他們兩個給拖上船,去船上演出,據說演出費很多,後來就發生那樣的事情。」哥扶著欄杆,看著海浪說道。

我驚訝,怎麼會因為這個理由:「這不就是個意外嗎?」

「不,其實有一個機密一直沒被爆出來。陳綺珊夏書草其實是因為忌妒害死了王安真妹妹。當時他們3人運氣好,坐上了白星號的救生艇之一。後來,陳綺珊夏書草看不慣王安真妹妹在音樂上的天賦,就在那時推她下海害死她。最後,所有的救生艇,因為只有他們兩人存活,船主把這件事情給壓了下去。而船主,因為這次的意外,從那時候就篤信方位可以給他帶來幸運。」哥嘴角牽動了一下,作冷笑樣。

我瞠目結舌,大驚失色的說:「島主就是船主??」

「哼...那個人渣還不止呢,他還是那時候慫恿男子屠村的假冒牧師!!」哥緊皺雙眉,一邊說,一邊緊緊握著欄杆,就像要把欄杆給抓斷一般。

我雖然也很氣憤,但面對最後這樣的結果也只能一聲長嘆:「唉...這就是所有事情的起源啊...願這世上不要再有這種因為貪婪而產生的人間慘劇...」

哥搖搖頭,目光深邃的看著遠方:「很難...很難...很難吧...」

連續2天的細雨還在下著。

這座悲劇的燈塔島,所有所有的事件,就在這陣陣細雨中,落下了帷幕......

解析

我要編輯
還沒有人提供謎題解析耶!成為第一個提供的人
2,010
上一道海龜湯謎題
下一道海龜湯謎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