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道海龜湯謎題
下一道海龜湯謎題

【幸運星甄組事件簿】梅蘭竹宴會海龜湯謎題

答對率:91%
上一篇:【國中生寶寶事件簿】校史
下一篇:【幸運星甄組事件簿】約會
 
難易指數:★★★☆☆


我今天特別休了傷假。

原本在尚歐聖綁架案中,這點小傷是不會讓我請傷假的。
不料,收到了一張請帖,是高中時期的學長寄來的。
憑著這位學長在高中時期對我的照顧,還是必須要出席一下。

「嘿!!莎莎!這裡!!」來到宴會現場,一個小團體中的一位女子對我招手大喊。

來到她們身邊,這小團體有三個人。
我高中時期改為住校,她們是我的室友。
也算是我高中時期的閨蜜。

「唷~!我們的大警花莎莎出現啦!」出聲的的這位叫曾怡菲,是一名千金小姐。她也很自傲,聽得出來,她對我的職業有些鄙視。不過,實際上她家就是個暴發戶。所以,不是很討眾人喜歡。但,她卻是很照顧房內的老么胡馨予

「莎莎,昨天看到電視了,聽說妳破了一起犯人綁架案啊?還受傷了?嚴重嗎?早就叫你別做這份高危險性的工作了,當當交警也行啊,怎麼就要當刑警呢?」這位剛剛對我招手的女性,就是老么胡馨予。人很善良,她是我們這個團體之中的調和劑。是高二的時候才轉學過來,還好有她在,不然我們四人之間應該不會變好朋友。

「每個人有每個人的理想抱負,尊重莎莎的選擇吧!莎莎,給那群男性看看,我們女人也有比他們強的一面!」這位叫竹靖燕,是我們房裡的大姊,也是我們那時期的校花,能力出眾。聽說,她以甄組的妹妹當榜樣,也當上學生會長。就是人太冷傲,處處想證明自己不比男性差。

「抱歉,讓妳們擔心啦!先不說這些了,蛋黃學長的梅蘭竹越做越大了呢,現在都要衝出海外了。」我驚嘆的說,今天這場宴會就是慶祝蛋黃學長將要去世界各地巡迴演出。

而我口中的蛋黃學長,他叫梅寶裘,大我們一年。他父親是戲曲大拿,他也繼承了此衣缽,加入學校的戲曲社。只是,他鍾情於扮演旦角,並在他高二全國戲曲大賽中,打敗一眾女性,拿到了最佳旦角。此後,他就有了一個外號,叫做旦皇(蛋黃),旦角之皇。對男性的他來說,這稱號是他對大的殊榮,他也很喜歡這個綽號。

竹靖燕發聲:「好了,我們別在這裡聊,進去會場吧!」

進入會場後,我們看到了正在應酬眾人的蛋黃學長還有他的姊姊蛋黃學長的好友林林學長也跟在旁。

「對了!妳們知道嗎,蛋黃學長就要結婚了,等巡迴完畢。」竹靖燕突然說道。

我大驚:「真的假的,我怎麼一點消息都沒有?」不過想想也是,刑警生活太忙碌,跟她們都有段時間疏於聯繫了。

「哼...他們算是閃婚吧,蛋黃學長跟她交往不過半年,就宣佈了。要不是半年前他跟我們說交到女友了,我還以為他是GAY呢!」曾怡菲醋味大發,她曾經暗戀過蛋黃學長,只是一直沒得到回應。

我心想,蛋黃學長真的比較女性化一點。長年苦練旦角,讓他手足間都帶有一絲女性的嫵媚。又跟林林學長形影不離,被誤認為GAY是很正常的。
不過,跟蛋黃學長熟識後就知道,他其實非常的有男子氣概。這也是為甚麼有那麼多人暗戀他的原因了。

蛋黃學長還是那麼帥啊~!」胡馨予微笑道。

我有些心疼,只有我知道胡馨予也暗暗喜歡著蛋黃學長,還託我送了一封情書。只是當時,蛋黃學長專注在戲曲上,並不想談感情,連信都沒收。我不想讓胡馨予難過,信被我自己收好還放在我家。而胡馨予沒收到回信,並知道曾怡菲也喜歡蛋黃學長後,就沒再提過了。

蛋黃學長看到我們後,過來跟我們寒暄了一下。之後,又忙著去應酬其他人了。

蛋黃學長的姊姊隨後也朝我們走過來。就我們所知,蛋黃學長的姊姊經營著梅蘭竹,創辦得有聲有色,開創了戲曲藝術的先河。現在,梅蘭竹蒸蒸日上都是因為他姊姊的關係。

林林學長也在姊姊身邊,聽說林林學長當了蛋黃學長的經紀人兼梅蘭竹的CEO,此言不假。他們確實是超要好的朋友,天天膩在一起。林林學長本名藍悠科,因為優客李林的關係,他綽號日子久了,就變林林了。

姊姊開口叫了我們每個人的名字問好,接著說:「謝謝妳們今天為了我弟弟到場,祝妳們玩得愉快。」

林林學長也對我們點了點頭。
隨後,他們也去應付其他客人了。
———————————————————————————————————————
聊了一陣子,我覺得會場有些悶,就想出去鬆口氣。
我本來就不是很喜歡這種應酬的場面。

來到會場外,林林學長朝我走了過來。

「好久不見,莎莎。」林林學長寒暄道。我有些疑惑,因為其實我和林林學長不是很熟,但還是回了一句:「好久不見。」

「莎莎我想問一下...馨予現在還是喜歡著蛋黃嗎?」林林學長有些不好意思,對我問道。

這句話,讓我一些腦中的片段回憶了出來。
林林學長,好像我高二時,也對我問過同樣的話。
然後我就告訴林林學長胡馨予蛋黃學長情書那件事。

「似乎,沒變呢...就連她知道了蛋黃學長要結婚了也一樣。」我回想了一下,胡馨予剛剛還在誇蛋黃學長呢!

林林學長苦笑道:「是嗎?這樣啊...謝謝莎莎妳告訴我。我也該死心了,3年了...」

我有些同情林林學長
學長雖然長的普通,但為人忠厚,能力也不俗,還專情的暗戀胡馨予3年。我是不是應該撮合他們一下?
———————————————————————————————————————
回到會場,在會場就隱隱約約聽到後台一陣喧鬧,然後有好幾個警察穿梭於現場。

驚覺事情不對勁,我顧不上招呼我的小夥伴,就衝到後台休息室去。
進去後看到,甄組以及胡馨予還有蛋黃學長三人。

蛋黃學長一臉無奈的站在旁邊。

胡馨予坐在休息室的椅子上,掩著臉,一直邊哭邊低聲說:「對不起...對不起...」

我恍惚了一下,究竟在我出去會場的這半小時內發生了甚麼事情??
冷靜下來後,我開口詢問甄組,並跟甄組說我和胡馨予的關係。

甄組開始看到我也很訝異。後來聽到前因後果後就對我說:「胡馨予涉嫌傷害梅葆湘。」說完攤開雙手,似乎對這裡的情況也很不解。

梅葆湘,也就是蛋黃學長的姊姊。
我撐大雙眼,不敢相信甄組的話,胡馨予那麼善良的一個女孩子,怎麼會去傷害別人呢?而且,胡馨予有甚麼動機去傷害梅葆湘呢?

但不論我怎麼問,胡馨予就只一邊哭一邊回應我三個字,對不起。

胡馨予被帶走後,蛋黃學長也被帶去做筆錄,我詢問甄組整起事件的全貌。

「當時,第一發現的人是傷者的弟弟梅葆湘被人敲破頭倒在後台休息室,兇器是休息室上的保溫瓶,上面有胡馨予的指紋。而從梅葆湘的證詞裡,也知道了兇手衣著的樣式,跟胡馨予一模一樣。」甄組抱著胸,右手摸著鬍渣說道。

「這麼說...證據確鑿了啊...」我有些不知所措,我還是不太相信胡馨予是兇手。

「但,聽妳剛剛所說的話語來看。這起案子的確還有疑點。最重要的兩個:
 1.胡馨予的動機是甚麼?
 2.在梅葆湘的證詞,兇手是她不熟的女子,有些印象但想不起來,只說了衣著樣式。但假如如妳所說的話,情況好像不是這樣啊...」甄組右手比了1跟2的手勢說道。

我清楚甄組的意思,梅葆湘明明就清楚的叫我們所有人的名字,且我們都有去梅蘭竹玩過,怎麼會不熟呢?

「那...搞不好胡馨予是被冤枉的啊!甄組,我們一定要調查清楚!她是我很好的朋友。」我急切的說道。

甄組撓撓頭,說:「唉...我也毫無頭緒啊,我們回去問問小雪的意見吧!」

我點了點頭,跟甄組一起回了警局。



問題:試推論甄組所說的2個疑點吧!

10/9提示:根據最後,小雪所剖析的心理來看,兇手就是胡馨予沒錯。
10/10提示:與胡馨予高二才轉學過來有關係!
10/11提示:這是一場天大的誤會。


公布正解名單:
sister88858 (正解率60%)
Jimin1031 (正解率:100%)
jqp984a26(各種迷) (正解率:80%)
sarahyu0315(莎菈) (正解率:100%)
GUAVALIN(青芭樂) (正解率:100%)

明天有5人以上90%正解開啟解答。

其他作品:
【細思極恐系列】

 
每一碗湯,都是創作者竭盡心力去煮的。
有緣來到我的作品,一起喝喝湯,是對我的鼓勵。
希望各位別忘記這碗湯。
不管有沒有答對,湯底出了也回來看看故事。
喜歡的話歡迎留言跟我聊聊天。
tim8082909(阿P)2019-10-09提供(2019-10-13修改)
來源:改編
看答案
回到警局,我們齊聚在小雪的辦公室裡。

「啊!!莎莎...抱抱...恩嘛~」小雪見到我就揮著海帶般的雙手,朝我這快步過來,抱住我,還親我一下。

小雪對自己熟識的人,就是那麼熱情。雖然,我還是看不太懂她的動作。

甄組攤開手:「小雪,我們來向你求助了。」說完移步到沙發坐了下來

我也跟著坐下來,然後立刻把宴會中發生的事情鉅細靡遺給說了一遍。

「咳咳...事情就是這樣,我喝口水。」說完長篇大串,我喉嚨火熱發乾。

坐在沙發上的小雪,歪著頭兩隻食指抵在左右太陽穴上,轉啊轉的:「所以...現在就只有這兩個疑點了嗎...?」

「對。胡馨予是我的好朋友,假如她受冤屈了,必須要幫她。」我低聲的說。

小雪手指還在轉啊轉,突然她眼睛張大:「啊...我大概知道這是怎麼一回事了...我們先說說疑點2吧...假如胡馨予是兇手的話為什麼梅葆湘會說不熟有印象但想不起來...了。」小雪比了一個2的手勢。

「但,還沒確定疑點1,怎麼能確認她就是兇手呢?」我心情有些低落,怎麼小雪也把胡馨予當作兇手。

甄組輕拍了一下我的頭:「莎莎,先別急,妳信任小雪吧!聽聽她怎麼說吧。」

「當時...還有藍悠科跟在梅葆湘身旁吧...莎莎妳說他是梅蘭竹的CEO。這樣,我們是不是可以把他看做當下梅葆湘的助理呢?」小雪又一改慵懶的氣息,語速越發越快。

甄組恍然大悟:「對!這很合理,梅蘭竹的總負責人應酬。假設她沒有秘書助理,那CEO的工作就是必須幫助負責人應付這個應酬。」

「所以啦~!梅葆湘其實真的對胡馨予不熟妳也說了胡馨予是高二才轉來,她跟梅葆湘見過面的次數一定比妳們都少吧?然後,其實就只是藍悠科在旁提醒梅葆湘客人的資料,以確保能順利的應酬每一位客人。所以梅葆湘才會說不熟,但有些印象不知道是誰的證詞了。客人那麼多,怎麼可能每一位都記得住。」小雪右手伸出來,翹著食指在空中點啊點。

我點了點頭,對小雪這番理論表示贊同,皺著眉向小雪問出我最大的疑惑:「可是...胡馨予完全沒有傷害梅葆湘的動機啊...?」

「真的沒有嗎?小雪,妳不是說過胡馨予喜歡蛋黃學長嗎?」小雪表情怪異,對我反問。

我歪歪頭:「是沒錯啊...但跟梅葆湘有甚麼關係呢?不會因為他們姊弟走太近,就傷人吧?」

「原來是這樣...唉...莎莎,其實這件事情最主要的因素是妳啊...假如當時...」甄組似乎知道了甚麼,轉頭一臉憂心的對我說。

小雪表情有些猶豫,轉頭畏畏的向我問道:「嗯...莎莎,我問妳,妳們在胡馨予面前也都是叫蛋黃學長林林學長嗎?」我點點頭,小雪又問:「那妳們有在胡馨予面前指認說哪個是蛋黃學長,哪個是林林學長嗎?」

我心裡還有些氣憤,為什麼會是我的因素,我口氣有些大聲:「是沒有!但胡馨予怎麼可能會不知...」話說到一半,突然,我腦袋那最後一根弦崩斷。我眼眶泛紅,眼淚迅速在我的眼中流下。

「是喔...莎莎...就是妳想的那樣...胡馨予梅寶裘藍悠科的綽號給搞錯了...胡馨予是從高二才轉學過來的,妳們小學長一屆。假如妳們沒有說明的話,胡馨予是不可能知道蛋黃學長這個綽號的由來的。畢竟,得到這個綽號的高二學長,胡馨予那時還沒在你們學校啊...而他們兩人又形影不離,你們根本沒有機會在學長單獨一人的時候,叫上他的綽號。所以,搞錯是必然的...」小雪看著我,一臉哀傷,拍拍我的背。

悠科,yolk(蛋黃)...那林林呢...假如林林跟梅寶裘沒有關係,又怎麼會搞錯呢...?」我本能似的想逃避這個理由,想抓住最後一根稻草。

「在正常人的心理中,只要有認定的一件事,就會自然而然的為他打上標籤,為他強行產生關聯。我猜,也許在胡馨予心裡梅寶裘就像一個魔法師能變來變去的梅林吧...」小雪不忍的閉上了眼睛。

「是的。只有這種解釋能說的通。畢竟,排除一切的可能,最後即使再怎麼的荒謬,那就是真相啊...」甄組也拍拍我的肩,試圖安慰我。

聽完這句話,壓垮了我心中那最後一根稻草。
我開始放聲大哭。
原來,真的是我,假如當初我再多注意胡馨予,再多關心胡馨予,把她的信拿出來看一眼,就不會發生今天這樣的事情了。
我很難過,後悔非常。

並在我心裡默默的發誓,不會再讓自己糊塗了!!
———————————————————————————————————————
最後,結局雖然令人感到傷悲,但也不是沒有歡喜。

胡馨予坦白了,自己看到梅葆湘藍悠科走得很近,又聽到了〝蛋黃〞學長要結婚了,以為就是他們二人。在路過休息室時,聽見了梅葆湘與她正牌男友的通話,想到自己與好姊妹曾怡菲多年來的暗戀,為藍悠科感到不值,一時氣憤動輒傷人。

梅葆湘因為我說明了原由,以及我和胡馨予的懇求,原諒了胡馨予,選擇不起訴。
藍悠科知道胡馨予傷人被抓後,也火速的趕來警局。
我在一旁看著藍悠科安慰著胡馨予

我有些如釋重負,心中那沉重愧疚,也消逝了一些。

回頭,就把情書交給他們兩人吧!

解析

我要編輯
還沒有人提供謎題解析耶!成為第一個提供的人
1,463
上一道海龜湯謎題
下一道海龜湯謎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