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道海龜湯謎題
下一道海龜湯謎題

PEI解謎事件簿--魔術館殺人事件海龜湯謎題

答對率:80%
*本故事純屬虛構
主要登場人物:
A-Pei(27):水鏡咖啡店的店長,有「水鏡先生」之稱
2-水原 流(50):專門負責殺人案的警長 [下稱:流警長]
3-記者男(40):一名自由記者
4-休班警男(34):專門負責殺人案的普通警員,是流警長的部下
5-哥哥男(32):弟弟男的雙胞胎哥哥
6-弟弟男(32):同是哥哥男的雙胞胎弟弟
7-管家男(58):魔術館的管家
J-Joker(?):一名視犯罪為藝術的犯罪策劃家,同是一位天才魔術師


  「隆中對」問答比賽之後的某天,Pei流警長叫來水鏡咖啡店,並把事情的始末毫無保留地告知他。
  流警長問:「Joker那傢伙自從10年前的那事件後,便彷彿人間蒸發了一般音訊全無,如今又突然走出來,他到底在打甚麼算盤?」
  Pei答道:「他想跟我聯手找出『魔術怪人』,而且我和他達成了協議,如果我能協助他成功瓦解『黃巾黨』的話,他就會去自首。」
  流警長有些激動地問他:「聯手?10年前的事,你不恨他嗎?」

  思緒帶著Pei回到10年前的《四聖山莊連環事件》… …
(以下反白內容只為交代劇情,與本事件無關,如純粹只想解謎的話,可以直接無視。)
  一陣槍聲過後,Ace歇斯底里地嚷道:「宇欣!」
  中槍倒地的宇欣虛弱地唸道:「Ace… …」
  Ace蹲下身子,一邊為她掩著傷口,一邊問她:「妳為甚麼要幫我擋子彈?為甚麼要這麼傻?」
  宇欣沒有作聲,笑了一笑後便緩緩地合上了眼睛。
  Ace見狀後便撐起身子,走上前找Joker。
然後激動得彷彿失去了理智一般說道:「Joker!我不會放過你的!」
  與此同時,流警長往Joker跑去,打算將他逮捕。
  Joker把手上的手槍放在地上,然後踢到Ace腳前,笑著說道:「手槍裡還有子彈,來對我開槍吧。」
  Ace毫不猶豫地拾起手槍,指著Joker。
  流警長見狀後停住了腳步,激動地叫道:「Ace!住手啊!」
  此時郭奉孝一邊走近Ace,一邊問道:「到底人為甚麼要運用語言?」
  Ace聽到郭奉孝的話後停住了。
  郭奉孝把手搭在Ace的肩膀上,繼續說道:「人是為了互相理解、跟對方溝通才運用語言,所以人真的沒必要像野獸一樣互相殘殺。」
  聽到郭奉孝的話後,Ace深呼吸了一口氣。
然後垂下緊握著手槍的手,冷靜下來跟Joker說道:「這就是你的目的吧?你故意激怒我令我失去理智,然後一步一步地將我變成一個罪犯,我差點就做錯事了。」
  Joker一邊緩緩地往出口走去,一邊失望地說道:「只可惜憤怒的龍差點便能覺醒,現在卻變回繼續潛伏的『臥龍』… …不過這才稱得上是與Joker齊名"王牌"的Ace。」
  流警長說:「四聖山莊周圍都佈滿警力,你認為你能逃掉嗎?」
聽到流警長的話後,Joker臉上並沒有一絲慌亂。
  Ace蹲下身子,一邊為昏迷的宇欣掩著傷口,一邊跟流警長說道:「我不認為Joker會在毫無準備的情況下,貿然走進這個『籠』裡。」
  Joker笑著說:「不愧是與Joker齊名“王牌”的Ace。那麼你認為我這次做了甚麼準備?」
  Ace答道:「能夠與“放跑通緝犯”作談判條件的,想必是可以引起社會慌亂的東西,譬如說是截斷電力供應或是利用計時炸彈破壞藏有很多病毒樣本的研究所之類。」
  之後流警長決定放跑Joker,雖然最後確實找到計時炸彈,解決了社會慌亂的隱憂,但流警長卻因放跑了Joker而在未來10年都無法升職。
  而Ace因為每次推理和聽見別人喊自己的時候就會自然地回想起中槍倒地的宇欣在叫自己的畫面,於是便在郭奉孝的提議下改變身份為不想解謎的Pei。


  Pei表情有點複雜地說道:「我也不清楚,也許我對他的憎恨仍殘留在心中某處吧… …」
  流警長看見Pei的神情後開始冷靜下來,語重心長地告誡著他:「Pei,雖然我不知道你到底相信這傢伙的哪一點,但你可別把他當成自己的同伴。當天我會埋伏在魔術館附近的,要是發生了甚麼事情,必須在第一時間聯絡我,我會立即前來支援。」
  Pei笑著向流警長言謝:「謝謝您,流警長。」

  時間很快便來到下週日,PeiJoker的帶領下來到了魔術館,留下子瑜郭奉孝看店。
  二人剛來到魔術館的大門前,Joker便止住了腳步,向Pei問道:「我現在應該叫你做Ace還是Pei?」
  「隨你喜歡吧。」
  Pei一邊說著,一邊推開大門。
  二人甫打開魔術館的大門便在看見一對雙胞胎兄弟和記者男瞪大眼睛看著自己,彷彿是因為PeiJoker突然開門而嚇了他們一跳的樣子。
  此時管家男走了出來,說道:「很感激各位來賓應邀來到魔術館,我是這裡的管家。站著不好說話,大家先跟我來客廳坐下吧。」
  之後管家男便帶領著他們前往客廳,此時左盼右顧的Pei無意地拋出了一句:「這裡的格局跟德古拉城堡很像。」
  聽見這句話的管家男講解道:「設計魔術館的設計師,是一位專門設計別館的設計師,他一共有3款格局十分相似的別館作品,分別是現在我們所在的魔術館、客人剛才說的德古拉城堡,以及紅館。」
  Joker低聲地跟Pei說:「10年前的德古拉城堡管家是我偽裝的,不知道這次是誰在假扮,有點期待。」
  PeiJoker問道:「你這番話是甚麼意思?」
  Joker答道:「歷史總是會以另一種方式重現,就像原本說不想解謎的Pei現在卻重新走上Ace以前的路一樣。」

  之後他們坐在客廳聊了兩三句話後,弟弟男用手勢示意自己要去廁所。
  弟弟男剛走,記者男便低聲向哥哥男問道:「雖然這樣問有點失禮,不過我還是想問一下,你的弟弟他是啞巴嗎?」
  哥哥男沒有作聲,只是靜靜地點頭示意,從他的表情可以看得出他不想再討論這個話題。與此同時,大門那處傳來了開門聲。
  不久後,剛來到的休班警男也走進了客廳。

  眾人彼此認識後,Pei問了哥哥男一句:「弟弟男好像不見了好久,要不要找他?」
  哥哥男說:「不用了,也許他是因為融入不了我們,所以不知道去哪兒散步吧。」
  此時,管家男捧住一盤糕點走進來客廳,跟在座各位訪客說道:「魔術怪人先生準備了茶點給各位享用。」
  哥哥男說:「那我不客氣了!」
  「我就免了。」
  Joker說完這句話便離開了客廳。
  見到Joker離開後,休班警男也隨之說道:「我去一趟洗手間。」
  Pei心知道休班警男其實是走去監視身為通緝犯的Joker,所以他沒有多想甚麼,坐下來跟其他人一同享用茶點。
  一會兒後,哥哥男站了起來,說道:「我也吃完茶點了,弟弟還沒有回來… …他到底去哪了?我去找弟弟。」
  此時客廳只剩下Pei管家男記者男三人。

  「啊--!」
  在哥哥男離開大約5分鐘後,魔術館的1樓某處傳來了一陣慘叫聲。
  Pei聞聲後立即往聲源那裡跑去,記者男管家男也一同跟上。
  途中,他們在樓梯間遇到了休班警男,並和他一同跑上樓梯。
  當他們來到1樓後,在某間房發現Joker正站在走廊凝視著房間裡面。
  Pei率先跑到Joker旁邊,往Joker的視線望了過去。
  映入他眼簾的畫面是房間的周圍都有火燒起來,而弟弟男則癱軟地坐在火圈的中心位置,腹部被插了一刀。
  任憑怎樣Pei呼叫他的名字也沒有反應,看來是死了。
  剛趕到的休班警男看到此情此景便關上房門,說道:「看來是發生了殺人事件,大家先別破壞現場。」
  一臉驚恐的記者男戰戰兢兢地向Joker問道:「我們剛上到來1樓後便看見你站在房間前面,而且附近也沒有別的人,所以說… …人是你殺的嗎?」
  Joker似有若無地笑著說:「誰知道呢?」
  Pei說:「當務之急,我們應該先滅火吧。」
  「你說得對。」
  之後休班警男便打開了房門。
  但這時的房間裡並沒有剛才看到的弟弟男屍體跟火圈,地上只有一封信。
  「屍、屍體呢?」
  「火圈呢?」
  其他人都不相信眼前所見的畫面,紛紛呆站在原地,只有PeiJoker提起腳步走進房間。
  Pei蹲下拾起地上那封信,而Joker則上前檢查關著的窗戶,說道:「房間裡的窗全都是鎖好的,而且這裡是1樓,窗外也沒有露台;所以兇手應該無法在外面利用魚線之類的東西,在外面把窗戶上鎖。
  Pei打開信封,掏出裡面的信紙,然後讀出信紙上的內容:「我的表演開始了。--魔術怪人」
  此時,哥哥男來到,向眾人問道:「發生甚麼事了嗎?」
  眾人都不敢把弟弟男被殺的消息告知他,只有Joker說了一句:「你的弟弟正在參加魔術怪人的演出。」
  哥哥男彷彿鬆了一口氣,說道:「是嗎?難怪我怎麼找都找不到他。」
  Pei問站在門外的人:「在我們進入房間之後,有沒有人從房間裡走出來?」
  記者男休班警男不約而同地搖頭。
  「是嗎… …」
  Pei的思緒彷彿碰壁了。
  這時,他想起流警長的話,於是便打電話給流警長

  眾人散開後,Pei單獨留了下來問Joker:「你怎麼看這個『屍體神秘消失之謎』。」
  Joker答道:「我已經有一些想法。」
  二人談論了一會兒後,互相交換想法的他們在同一時間說道:
  「歡迎踏入我的思考領域!
  「Let's show time!

問題:到底「屍體神秘消失」之謎的真相是甚麼?
y7112b(Ace)2019-03-07提供(2天前修改)
看答案
  之後Pei召集了所有人來到客廳。
  記者男問:「聽說解開了『屍體神秘消失』之謎,是不是真的?」
  聽見那番話的哥哥男反問道:「甚麼『屍體神秘消失』之謎?」
  休班警男毫無言諱地把事情告知哥哥男
  Pei解說道:「那具弟弟男的屍體是假的,那只是魔術怪人穿著弟弟男的服裝假扮成弟弟男屍體,證據就是為甚麼事件發生的時候,明明是啞巴的弟弟男遇害,但卻傳來了叫聲;而屍體之所以被火焰包圍是為了避免有人在休班警男來到之前靠近他。當時休班警男你聲稱保留現場,不允許我們靠近就把門關上,然後你在門前拖延時間的時候,扮演弟弟男的魔術怪人便趁機滅火並躲到門後的死角裡,所以當我們再次打開門走進去便發現屍體不見了。趁走進房間的我和Joker都在檢查房間的時候,那個人悄悄地從我們背後離開房間。當時有一個人在我們進客房前不在現場,隨後又突然出現… …那個人就是哥哥男了!」
  記者男問道:「你即是說哥哥男就是魔術怪人,而休班警男則是他的同夥?」
  Pei點頭示意。
  記者男繼續問道:「但是在你們走進房間的時候,我就站在休班警男旁邊,我也沒有看見有人從房間裡走出來。」
  Joker答道:「這很簡單,因為你也是魔術怪人的同夥。」
  哥哥男Pei:「如果真的如你所說的那樣,我真的是假裝成我弟弟的話,那麼我弟弟的衣服怎樣處理?房間裡可沒有衣櫃和能夠藏衣服的地方。」
  Pei答道:「那件衣服不就穿在你身上嗎?」
  哥哥男吃驚地望著Pei,嘴裡吐出了一句:「甚麼?」
  Pei解釋:「你身上那件是可以雙面穿的衣服,現在外面的是哥哥男的衣服,而裡面則是弟弟男的衣服。如果你真的是清白的話,你可以把衣服脫下來給我們看看。」
  哥哥男沒有把衣服脫下來,彷彿間接承認了Pei的推理,又再向Pei問道:「假如我真的是魔術怪人,那麼我弟弟在哪?」
  Pei答道:「那個所謂的弟弟男根本不存在,他只是由你和休班警男一同假裝出來的假人而已。還記得我們一開始在客廳閒聊時的情景嗎?弟弟男示意要去廁所,不久後,休班警男就出現了。之後我們到現在都再沒見過弟弟男了,可想而知,一開始是休班警男假裝成啞巴的弟弟男,假裝啞巴相信是因為一說話就會被發現聲音不同吧;之後假裝弟弟男示意要去廁所,然後走到大門那裡更換休班警男的服裝,再以休班警男的身份走進客廳找我們。」
  JokerPei說道:「看來我還是比你更勝一籌。」
  Pei問:「甚麼意思?」
  Joker答道:「其實不是休班警男假裝成弟弟男,反而是假裝啞巴的弟弟男偽裝成休班警男,我說得沒錯吧?張角的兩位弟弟,張寶和張梁。」
  張梁(弟弟男)脫下休班警男的偽裝,跟張寶(哥哥男)說道:「哥,最後還是被發現了。」
  Joker問道:「你們弄這麼多事情就只為了向我報復嗎?」
  張寶激動地說道:「誰叫你當初破壞我哥的計劃!我們策劃了這場『殺人事件』,就是打算讓你出洋相,怎料你居然找人來幫忙。」
  Joker說道:「你們真閒啊。」

  此時接到Pei電話的流警長終於趕到魔術館,他高舉著警員證說道:「我是警察,聽說這裡發生了殺人事件… …」
  流警長還未把話說完,Pei便走出來打斷了他的話:「流警長,這裡沒有人死。」
  流警長的頭上滿是問號,向Pei問道:「那你又在電話裡說發生了殺人事件?」
  Pei解釋:「簡單來說,就是張寶(哥哥男)和張梁(弟弟男)因為一些往事而向Joker報復,於是便策劃出這場沒有兇手,也沒有人死的『殺人事件』。然而記者男也是他們黃巾黨的同夥。」
  Pei話聲剛落,記者男便突然說道:「別把我跟那些太平道的人混為一談,我可是五斗米道的張魯。我是為了見識一下『消失的屍體』這戲法才接受他們的請求幫助他們,怎料最後是這樣的鬧劇。好了,我還有事情要忙,沒甚麼的話,那我先走了。」
  之後張魯(記者男)便離開了,而張寶張梁也敗走了。
  隨著眾人的離開,《魔術館殺人事件》也落下了帷幕。

  整座魔術館只剩下PeiJoker流警長
  流警長敵視著Joker,有點激動地問道:「以前的你為甚麼要教唆他人去殺人?」
  Joker說:「人性已黑,社會也黑;世上自私者眾,不除不行。要制裁壞人,自己就要先成為壞人。在刀鋒上走路不容易啊!」
  流警長激動地說道:「殺人就是殺人!哪來滔滔大論?哪來殺得漂亮、殺得善良?為一己私慾而殺人的人、為心愛的人報仇而殺人的人皆是殺人兇手!」
  Joker彷彿有點無奈地說道:「就算聽了也不會去理解,世上總會有無法互相理解的存在。」
  他話聲剛落,Pei便接了一句:「但世上有些東西就算能夠理解,也無法認同… …」
  與此同時,Joker乖乖地伸出雙手,一副等待著流警長為他扣上手銬的樣子。
  流警長見狀後便掏出手銬,上前將眼前這位犯罪策劃家拘捕。
  Joker一邊被流警長扣上手銬,一邊向Pei說道:「黃巾黨是被瓦解了沒錯,但是從剛剛他們的對話中,可以聽得出黃巾黨只不過是太平道旗下的一個組織而已,而且除了太平道之外,好像還有五斗米道。」
  Pei看著Joker問道:「你為甚麼要對那些宗教團體如斯執著?」
  Joker答道:「沒甚麼,只是看不順眼而已。」
  說過話後,戴著手銬的他便跟著流警長離開了魔術館;同時間,Pei望著Joker逐漸遠去的背影,彷彿在想些甚麼。

  在另一邊廂,南華老仙脫下了管家男的偽裝,跟兩個身影說道:「為了不扯上關係,張氏三兄弟已經被我趕出太平道了。」
  眼鏡女女托了一下眼鏡,跟南華老仙說道:「南華老仙,別忘了,還有我這位魔術師和于醫師在呢。」
  于醫師應道:「是啊!我的徒弟華佗已經潛伏在醫院裡,負責看管一個叫宇欣的女生,她好像是水鏡的軟肋。如今Joker已被捕,可以危害我們的就只剩下水鏡了,而水鏡的軟肋又在我們手上,我們基本上沒甚麼可怕的。」
  南華老仙說道:「說起那個叫Joker的,他真是個人才啊。聽說妳之前教張角的戲法,就是被他破解了。」
  南華老仙說過話後,眼鏡女心中便衍生了疑問:“Joker不是殺人事件的犯罪策劃師嗎?怎麼會對詐騙案感興趣?”

  而在水鏡咖啡店那裡,子瑜一臉寂寞地說道:「早一陣子我看見前輩好像和流警長討論甚麼重要的事情,前輩他到底去哪兒了?」
  郭奉孝把她的神情看在眼裡、記在心裡。
  子瑜繼續說道:「可以的話,我也想和前輩一起去體驗和經歷。」
  郭奉孝說道:「咳!總有一天我會實現妳的願望… …」
  子瑜望著他問道:「真的嗎?」
  「咳!咳!真的,我已經有一些想法了。」
  「孝哥你又咳了,沒事吧?」
  與此同時,有兩個字在郭奉孝的腦袋中不停迴盪著… …官渡

解析

我要編輯
還沒有人提供謎題解析耶!成為第一個提供的人
1,123
上一道海龜湯謎題
下一道海龜湯謎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