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道海龜湯謎題
下一道海龜湯謎題

狀況外的最後一人海龜湯謎題

答對率:100%
湯極長,且有超自然要素。


「是這裡嗎?」少女抬頭望著略顯古風的氣派磚造屋,手上還捏著個信封。
此時,一個青少年從二樓陽臺探出頭來:「是彌紅小姐嗎?」
彌紅:「是。初次見面你好,我是應邀來的彌紅。請問是檜解先生嗎?」
少年:「不,我是這邊的執事,請彌紅小姐等一下,我下去幫你開門」
過不了多久,大門便開了,方才講過話的青少年從門後出來並微微的舉了個躬,
樂步:「請容許我自我介紹一下,我是這間宅邸的執事,樂步。
請問彌紅小姐是要先看一下整個宅邸還是先到你的房間坐一下?」
一邊說著,彌紅跟著樂步踏入了玄關,彌紅想了一下說:
「基於禮貌和感謝,我想先去跟檜解先生打聲招呼。」

穿過玄關,映入眼簾的是一個極大的客廳,
磚牆上還有著幾個古風的掛飾塑造出了典雅的氣氛。
空間正中間放著玻璃方桌,周圍圍繞著三張沙發,
還有一個嬌小的青少年翹著腳坐在其中一張沙發上。
樂步輕巧的走到彌紅和少年的中間,「讓我為兩人介紹一下,
在我身旁的女性是今天來這裡加入我們的彌紅小姐。
而這邊這位與其說坐在沙發上,更像是飄在沙發上的小朋友,
是昨天來我們這的客人,鎌。別看他這樣,他出乎意料地是個醫生喔。」
鎌生氣地從沙發上跳下來,「不准把我當小朋友!」
很沒氣勢的斥責完樂步後,鎌轉頭走向彌紅,「還有你,
怎麼只有這點東西?不知道我們是來這裡做甚麼的嗎?」
彌紅:「給我的邀請函上面沒有寫要來做甚麼呢。
我只帶這個包包會造成麻煩嗎?需不需要我回家一趟?」
樂步:「彌紅小姐,不用擔心,不會造成麻煩的。
而且,現在的話,也不能允許你說要離開就……」
鎌:「樂步先生!忘記規則了嗎?」鎌氣嘟嘟打斷樂步的話。
樂步:「啊!不好意思,差一點點就說溜嘴了。彌紅小姐,請忘記我剛剛的口誤吧。
我帶你去檜解先生的書房。」

離開了客廳,兩人從側廊一路走向通往二樓的樓梯。
「樂步啊,最後一位終於來了啊?」一個穿著女僕裝的嬌小少女,
捧著一大籃衣服從一旁的客房走出來。
「對阿,終於呢。對了,我來介紹一下,這位穿著女僕裝的正統女僕是霖。」
霖將衣籃換到左手,右手輕輕地拉起一邊裙襬敬禮,
「很高興認識你,叫我小霖就可以了,彌紅小姐。」
彌紅上下打量著生平第一次見到的女僕,「可以請教小霖一件事情嗎?」
小霖:「請問是甚麼事情呢?」
彌紅:「小霖跟鎌是雙胞胎嗎?長的可真像呢,雖然個性完全不同就是了。」
「不不不,」小霖連忙澄清,「只是運氣好而已,不是有句話說,
世界上會有三個人長得完全一樣的人嗎?老天爺開的玩笑啦。」

跟小霖問好完之後,樂步拉著彌紅走到了二樓的一個房間前。
『咚,咚咚咚,咚,咚咚~』樂步在房門上敲著節奏。
「請進吧,樂步。」彌紅跟著樂步的腳步進到了滿是書櫃的房間。
一位渾身散發著紳士氣息的男士坐在書桌前,
還有一名身穿連身禮服洋裝的女士坐在一旁的小桌子讀著書。
男士起身從書桌移動到樂步彌紅前,「想必跟在後面的這位生面孔就是彌紅小姐吧?」
彌紅:「是的,請問您就是邀請我來宅邸的檜解先生嗎?」
檜解先生聽完不小心哈哈的笑了出來,「失禮了,沒事。彌紅小姐是吧?
對,我就是檜解。不用太拘束,讓我們好好享受這段時光吧。」
彌紅:「很高興認識你,檜解先生。」
樂步:「好了,我趕緊把彌紅小姐帶到她的房間了,免得女主人心情又不好了。」
坐在一旁的女士聽到這句話,像是觸動了甚麼機關一樣迅速的闔上了書,
「樂步先生,您在說甚麼呢?忘記我們這的規則了嗎?要是我們的關係又曝光的話……」
樂步:「要是再讓檜解先生周旋在女客人中間的話,被女主人看到的話我會被責駡的。
說起來沒見著她呢,是又把自己鎖在房間了嗎?」
女士:「哪知道。再說,我在這看書又沒礙著任何人,沒理由被刁難的。」
樂步一邊講一邊走到女士的旁邊,點了下女士的額頭說:「我已經很通融芽子女士您了,
請女士不要忘記這裡的規則喔。」
檜解:「好了好了,兩位都要把彌紅小姐給嚇傻了,樂步也不要這樣捉弄芽子了。」
芽子氣的靠上了椅子,轉身走到彌紅旁邊,「走吧!我跟你是同一間客房,
不要管這個壞心眼的執事。」

彌紅就這樣被芽子給拉出了書房,一路走下樓梯回到了剛剛遇到小霖的地方。
芽子一邊拿鑰匙開著門一邊說,「對了,我叫做芽子,直接叫我芽子就可以了,
姑且算是個服裝設計師;而這裡就是我們的房間,請多指教。」
彌紅:「很高興認識你。」
正當兩人走進房間時,看到一名稍微散著髮,趴在床上把玩著撲克牌的女性。
芽子:「柳華,你怎麼會跑到我們房間的?」
柳華:「剛剛小霖闖進我的房間,看到房間太亂,說甚麼要大整理,就把我趕出來了。」
芽子:「你也真是誇張……。算了,順便把你介紹給彌紅。
彌紅,這位是在隔壁間的另一位房客,雕刻家,柳華。
柳華,這是傳說中的最後一位房客,彌紅。」
「柳華小姐你好,很高興見到你。」彌紅禮貌性的向趴在床上的柳華舉了個躬,
看著這個畫面的芽子不禁笑了出來。
芽子:「不用這麼有禮貌沒關係的。
話說回來,你們兩個要不要玩九九,反正閑著也是閑著。」

芽子接過柳華拋過來的撲克,就直接發了起來,「莊家的下一家先,順時鐘喔。」
柳華:「九。」
彌紅:「十六。為甚麼突然就開始打牌了?」
芽子:「十九。反正我們也沒什麼事情可以做,又不想要上去看書了。」
柳華:「二十八。為甚麼突然下來了?兩人世界不好嗎?」
彌紅:「三十六。這樣不好吧?好像女主人會生氣的樣子。」
芽子:「回轉。才不會咧。相信我,她才不會在意的。」
彌紅:「四十四。是嗎?為甚麼?」
柳華:「指定彌紅。說起來,彌紅還沒有見過球未吧?」
彌紅:「五十。球未?那是誰呢?」
柳華:「五十七。你口中的那個女主人呢。」
芽子:「五十九。」
彌紅:「六十五。那球未女士會在哪裡呢?」
柳華:「回轉。不用找她也沒關係啦,反正自然而然會碰面的。」
彌紅:「六十八。感覺這樣不太禮貌。」
芽子:「七十七。你是這樣的角色啊?非常在意禮節的那種?」
柳華:「八十五。芽子你的手牌是不是全都是功能卡啊?」
彌紅:「九十四。在意禮貌不是基本嗎?…欸?芽子的牌很好啊?」
芽子:「跳過。手氣旺就是不一樣囉。」
柳華:「九十五。彌紅啊,有在背牌就會發現的。」
彌紅:「九十七。不是一邊在聊天嗎?居然還背得起來?」
芽子:「九九。這人就是這樣的一個人啊……。」
柳華:「指定彌紅。順便一提現在已經沒有九了呢。」
彌紅:「跳過。好厲害呢,我光是活下去就已經盡全力了。」
芽子:「九九。不要稱讚她,她會沒完沒了的。」
柳華:「跳過。好了,彌紅你輸了對吧?」
彌紅:「……。」

「現在要給我們的新朋友甚麼小懲罰呢?」柳華露出不懷好意的笑容翻著旁邊的衣櫥。
「我的禮服嗎?好像蠻有趣的。」芽子也爬到衣櫥的旁邊開始挑著衣服,
「啊!這件不錯的樣子,說不定意外的適合這種小惡魔的風格。」
彌紅看著芽子高舉起來的裸背洋裝,「不、不可能的吧?我撐不起來那種洋裝的啦!」
柳華:「就算你沒有芽子那樣的胸器還是有可能的啦,來讓我們試試看。」
語畢便傳來彌紅抗議般的慘叫聲。

突然,門被打了開來。小霖:「三位小姐,可以準備用餐了。嗯……,
我覺得彌紅小姐沒有辦法穿那件洋裝,這邊還需要努力…」
小霖一邊說一邊指著自己的胸部。
「就說我沒辦法了齁……。」彌紅一邊氣嘟著腮幫子,
一邊跟著小霖和芽子、柳華三人走向用餐區。

在用餐區,正中間是一張長方桌,可以看見檜解坐在桌子的最一邊,
鎌也坐在其中一個位置(墊了兩層坐墊)。
樂步帶領完芽子、柳華兩人入座後,
走向彌紅說著:「看樣子彌紅小姐已經完全融入了呢。」
彌紅:「這都是芽子和柳華的功勞呢。」
這時,柳華數了數周圍的人,說:「球未還沒來啊?」
檜解:「她似乎還不打算出來的樣子。」
鎌不客氣的說:「那就快點開動吧,她還沒來就算了。」

大約過了一個小時,餐點都用得差不多了……
彌紅:「是不是應該去找一下球未女士比較好?」
檜解看了看牆壁上的掛鐘,「的確還是應該去找她比較好。樂步,你去找她吧。」
樂步:「那這裡就交給你囉,小霖。」
小霖輕輕的點了個頭回應後,樂步就退出了用餐區。

不過隔不了幾分鐘,樂步就跑回來了,
「先生,球未女士在自己的房間出事了,請快點過來!」
檜解放下手上的霜淇淋碗,起了身就往門口的方向移動。
看到這畫面的鎌也放下了吃到一半的香蕉,跳下了椅子一起跑了過去。
彌紅慌張地說:「是不是我們也跟上去比較好?」
相較之下芽子喝著紅酒,異常冷靜的回答:「讓那些男士們處理吧,
而且那個小朋友可是醫生,我們剩下的人跑過去瞎攪和也沒有甚麼幫助。」

在小霖安撫彌紅下,度過了漫長的半小時,三個男士帶著哀傷的表情回來了。
彌紅看到這個畫面不禁又慌張了起來,「球未女士不要緊吧?」
三個人看了看彼此,猶豫了一下,鎌從口袋拿出了貼著標籤的玻璃瓶說:
「她一口氣把這的安眠藥都吃完,而且也已經一段時間了,抱歉我沒能做到甚麼。」
聽完這句,女生們騷動了起來。
檜解清了一下喉嚨,「我希望大家能配合我,往會客室移動。」

「大家都坐好聽我說,鎌剛剛已經處理好遺體了,客房則由我和樂步整理好了。
我們不能就這樣停下腳步,必須繼續前進才行。」檜解說完後,大家都陷入了沉默……
「為甚麼?為甚麼先生這麼冷靜?那不是你的太太嗎?」
小霖的一句抗議、質問,打破了沉默。
樂步也同樣激動的回應:「最難過的就是先生了啊,
看不出來先生是為了大家好才故作冷靜的嗎?小霖你…」
「不要這樣!」檜解打斷了樂步的話,「現在吵這個也都沒有用了……。」
「所以,」柳華接著檜解的話接著說下去,「鎌,有可能是他殺而不是自殺嗎?」
鎌:「這麼說來,雖然他殺的可能性很小,但故意偽裝成那樣的可能性也不是沒有。」
柳華:「有可能是他殺啊……」

隔天,在樂步準備把每個人叫醒的時候,發現小霖右手拿著信,死在自己房間的角落。
信上寫著:「我受不了了,不想要在待在這裡了。」
死因則是左手腕上的巨大刀傷。

問:動機?(他殺的話問兇手的動機,自殺的話問自己的動機)所謂的規則又是甚麼?
 

小助手:
彌紅,初來乍到的女客人,職業不明。
樂步,有點輕浮的男執事。
鎌,個頭矮小的男客人,醫生。
小霖,長相與鎌神似的女僕。
檜解,散發著紳士氣息的宅邸男主人。
芽子,和檜解曖昧的女客人,彌紅的室友,服裝設計師。
柳華,跟芽子感情很好的女客人,不拘小節,雕刻家。
球未,還沒出場就死透的女主人。
 
提示1:
小霖明明跟鎌是雙胞胎,卻要向彌紅說謊;
還有,芽子誤會樂步要說出自己和檜解的曖昧關係時,芽子莫名的衝動情緒。
為甚麼會需要擔心這種情報洩漏給彌紅?

規則部分揭曉:
所謂的規則就是觸發輪迴的條件。
所有角色,白天必須照著"邀請函"上面的角色敘述演出,
不然所有參與者都會保有記憶的,各自回到踏入宅邸的瞬間,直到各自生命結束。
Imojiru(芋汁)2017-10-15提供(2017-10-17修改)
來源:自創
看答案
所有出場人物都被捲入一場無限輪迴遊戲中。
拿著"邀請函"踏入宅邸的瞬間,那人就進入輪迴。
所謂的規則就是觸發輪迴的條件。
所有角色,白天必須照著"邀請函"上面的角色敘述演出,
不然所有參與者都會保有記憶的,各自回到踏入宅邸的瞬間,直到各自生命結束。
(回答出輪迴的啟動條件就算答對規則的小題。)

"邀請函"上面還有其他內容,其聲稱,
在宅邸裡有著永久生命的可能性,因此七個人才會聚集在宅邸。
(實際上也沒錯,只要反覆地發動輪迴,就會接近永久的生命。)
題外話,彌紅,她所要演出的角色是她自己,
所以"邀請函"上面才會甚麼都沒寫,只是張普通的邀請函。
也就是說彌紅是單純以為有活動才到宅邸的。

動機方面:
球未是服藥假死,鎌發現的玻璃瓶是障眼法,而動機是發現脫離輪迴的方法。
透過假裝球未這個角色已經死了,再啟動輪迴時,就會因為角色已經不存在,脫離輪迴。
(球未的部分,有說明到球未的脫離輪迴方式就對。)

鎌雖然飾演醫生,但實際上並不懂醫術。
在發現球未的屍體時,不小心把球未的動機理解成,
只要死了,就會脫離輪迴,並且在輪迴觸發時,復活且脫離輪迴。
在晚上,知道了方法的鎌,把已經睡著的小霖換裝成自己,
並且偽裝成小霖並自殺,以此幫助自己的雙胞胎妹妹和自己脫離輪迴。
(小霖的部分,回答出是鎌的把戲,並且大概說明輪迴運作模式就對。)

後記:
最後因為穿著鎌衣服的小霖自爆,觸發了輪迴。
同時,毬未和小霖成功的脫離了輪迴。
但鎌死了,真正意義上的死了。

解析

我要編輯
還沒有人提供謎題解析耶!成為第一個提供的人
3,469
上一道海龜湯謎題
下一道海龜湯謎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