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道海龜湯謎題
下一道海龜湯謎題

謎樣的失蹤案(下)海龜湯謎題

答對率:40%
偵探薇安帶著克瑞賽德和他的助手傑森—她們的調查夥伴一同潛入雪莉工廠。
「是嗎…是來找我們報仇了嗎…」薇安一邊想著,一邊小心翼翼地潛入雪莉工廠。
三人邊聽著在某間房間傳來的說話聲,邊尋找聲音的來源。找了幾分鐘,薇安在其中一間特別大的房間門外,聽到了一個男人和一位少女的聲音:
「對於那件事,至今我都還銘記在心呢…沒錯吧…艾琳·艾希莉小姐?」
「什麼…?你怎麼會知道我的名字…難道說…難道說你是…『那個人』?」
「沒錯。我就是妳們口中所說的『那個人』。而我今天,是來復仇的…。」
薇安在門外邊聽著他們的對話,邊對站在門另一邊的克瑞賽德和傑森打手勢。
「那時,妳們對『』做了那件事,而今天,就換妳們了!」
聽到這裡,薇安馬上和克瑞賽德等人打暗號,三人同時破門而入。
「薇安!不可以過來!妳會被殺掉的!」艾琳大喊著。
「和我預料的一樣呢。果然過來了,薇安·凱瑟莉…不,克麗斯汀!」男人說著。
「是你…快放了艾琳!」薇安一眼就認出男人,憤怒地瞪著他。
「別急嘛…我們來一場決鬥吧,如果妳贏了,我就放了她再去自首;相反的,如果妳輸了…」男人奸奸一笑,卻沒有把話繼續說完。
「好…如果我輸了,我就任你處置!」薇安語重心長地做出了決定。
﹍﹍﹍﹍﹍﹍﹍﹍﹍﹍﹍﹍﹍﹍﹍﹍我是分隔線﹍﹍﹍﹍﹍﹍﹍﹍﹍﹍﹍﹍﹍﹍﹍﹍﹍﹍
「死吧…!」
槍聲響起,此時的艾琳在旁目睹了這一切。突然,她想起了過去。獲救後的她開始思索,將一個個線索串起,忽然,她發現了兩件驚人的事情!
﹍﹍﹍﹍﹍﹍﹍﹍﹍﹍﹍﹍﹍﹍﹍﹍我是分隔線﹍﹍﹍﹍﹍﹍﹍﹍﹍﹍﹍﹍﹍﹍﹍﹍﹍﹍
1.男人的真實身分是?
2.『』、『那件事』、『那個人』,和藍字的『』各是什麼意思?
3.為何男人會在薇安破門而入時叫她克麗斯汀?
4.文中寫著『槍聲響起』,槍聲是誰發出的?已解,綁架犯同夥。又擊中了誰?
5.為何艾琳會想起了過去,以及發現的驚人事情是?
6.總結?
目前玩家大大們提問中的重點提示整理如下(黑色以外其他顏色的字是關鍵):
  • 克瑞賽德和傑森知道薇安以前叫克麗斯汀
  • 藍字的『』代表人物已死亡(重要)
  • 題目中藍字的『』以前也有綁架過人
  • 克麗斯汀和艾琳為了辦案殺『』,因某原因,克麗斯汀改名薇安
  • 那件事」主原因是某少女遭綁架,艾琳等人也有受牽連
  • 藍字的『』綁架一位少女,做了某件事導致某人差點死亡+失憶
  • 在場所有人都和「那件事有牽連
  • 此湯最重要關鍵字:擋子彈、失憶
–————————————————我是分隔線—————————————————
角色整理如下:
1.薇安(也就是克麗斯汀,身分未被猜出)
2.艾琳
3.男子(綁架艾琳的犯人)
4.克瑞賽德(身分未被猜出)
5.傑森(身分未被猜出)
6.少女(三年前被綁架,為艾琳所救;身分未被猜出)
7.藍字『』(男子的哥哥,三年前綁架少女的犯人,遭警方判死刑,已死亡)
perry50624(夢羽派絲)2016-09-03提供(2016-09-13修改)
來源:自己
看答案
以下為解答,完整故事請見解析。注意,文長慎入。
1.男人的真實身分,就是薇安和艾琳三年前害她們失憶的主謀—大衛·賽蒙。
2.『』代表的就是大衛·賽蒙。
那件事』說的是三年前薇安處死大衛·賽蒙的事。
那個人』指的是此案主謀—弗瑞德·賽蒙,也是大衛·賽蒙的弟弟。
』也同樣代表大衛·賽蒙。
3.在三年前,薇安(也就是克麗斯汀,薇安是化名)和艾琳曾是姊妹,她們為了拯救布萊恩(艾琳的青梅竹馬)被大衛綁架的雙胞胎妹妹黛咪,不惜犧牲生命。艾琳代替布萊恩被步槍擊中,讓他免於一死;而想狙擊布萊恩卻誤中艾琳的人就是弗瑞德。
4.槍聲是弗瑞德的同夥伊登所發出的。伊登本來想狙擊艾琳,卻意外擊中薇安。
5.艾琳想起過去的原因是因為在三年前也發生了同樣的事。而想起的兩件事分別是:
薇安就是艾琳的姊姊,以及克瑞賽德和傑森就是布萊恩(少女的雙胞胎哥哥)和他的朋友約翰。
6.詳見解析

解析

我要編輯
此為完整故事,注意,文長慎入。

偵探薇安和艾琳曾是一對姊妹,但是就在艾琳18歲的生日那天,她們失散了。
(時間跳轉到3年前,薇安24歲,艾琳18歲)


﹍﹍﹍﹍﹍﹍﹍﹍﹍﹍﹍﹍﹍﹍﹍﹍我是分隔線﹍﹍﹍﹍﹍﹍﹍﹍﹍﹍﹍﹍﹍﹍﹍﹍﹍﹍
偵探薇安和艾琳曾是一對姊妹,但是就在艾琳18歲的生日那天,她們失散了。
(時間跳轉到3年前,薇安24歲,艾琳18歲。)

已經是第三次了,美國紐約發生的第三起綁架案,全都是同一人所為。
大衛·賽蒙,原本是個善良的好人,因為誤入歧途而踏上犯罪的路。
這次,他再度綁架布萊恩‧洛斯的雙胞胎妹妹黛咪‧洛斯,而艾琳和克麗斯汀(薇安的真名)、布萊恩正要去營救被囚禁的黛咪,以及逮捕多次犯罪的大衛。

三個人來到了一棟五層樓高的建築,破壞了四處遍布的監視器,來到一間房間的門前,聽見了黛咪和大衛的聲音。
「數到三,我們就破門而入。」克麗斯汀輕輕地說著。

碰的一聲,門被三個人撞開。
「布萊恩,是你們啊!剛好,你可以和艾琳共赴黃泉呢!」大衛冷笑著。
「是你,大衛…快放了我妹妹!」布萊恩喊著。


幾分鐘後,三人合力打倒了大衛。「投降吧,你已無處可逃了!」克麗斯汀說著。
「不,我還有最後的王牌!」此時,倒在地上的大衛居然又笑了起來。
「什麼?怎麼會…」這時,艾琳突然想到大衛說過的『和她共赴黃泉』,又把目光移到布萊恩的身上。突然,艾琳發現了一件事—在布萊恩的後腦勺,竟有個紅色的點!
『死吧!』趁著眾人沒有把注意力全都集中在他身上,大衛按下了口袋裡的通訊器。在遠方待命的艾登,一接到大衛通訊器的訊息,笑了笑,然後扣下了步槍板機。
『不行!』
說時遲那時快,艾琳衝向布萊恩,並使盡她最大的力量,將他推向另一邊。槍聲響起,一發子彈打在艾琳的頭部,被撞倒在地上的布萊恩和艾琳的白上衣一起變成了一片緋紅,但她卻帶著最後一抹微笑倒地。
「艾琳!艾琳艾希莉!妳振作一點啊!快!快叫救護車!」從學齡階段就絕對不哭的布萊恩,現在卻哭紅了眼眶,落下淚水。他一邊叫著艾琳,一邊呼喚著支援的約翰叫救護車。
「你…你竟敢傷害我在這世界上最敬愛的妹妹…!」克麗斯汀憤怒的吼著,她拿起手上的槍朝著大衛跑去,用槍柄擊暈了他,並且將綁住黛咪的繩子割斷。
救護車和約翰叫的警察很快就趕到了,醫護人員們一同把倒地的艾琳抬到車上,並將她送至這附近最近的醫院—同時也是洛斯兄妹父母經營的醫院;而另一邊,從約翰總部來的警察也逮捕了罪大惡極的大衛。
「克麗斯汀,艾琳,對不起,對不起…」兄妹倆哭得聲嘶力竭,不斷地向兩人道歉。
「沒關係,我相信她會原諒妳們的。再說,我身為一個姊姊居然保護不了妹妹…你們先走吧,我想去看看調查結果。」此時,克麗斯汀的語氣顯得很平靜,但眼裡卻泛著淚。
「等等!這是什麼?」黛咪發現了一封信,掉在房間的地上。
「讓我看看!…等等,這是密碼啊!」布萊恩說著。
「什麼?密碼?該不會是…好!讓我看看。我需要一點時間分析,別擔心,我很快會回去的。」克麗斯汀接過那封信,並拍下照片,然後就離開了。

回到總部的克麗斯汀,馬上開始研究這封信。「這是…果然啊!只有你才會用這種方式跟我溝通呢,艾琳…不,妹妹。請放心,就算要我犧牲生命,我也會讓妳恢復。」看著看著,少女流下了眼淚。

幾天後…

「咦…這是哪裡…我死了嗎…?」艾琳迷迷糊糊的睜開眼睛。
微弱的聲音驚醒了守在病房一整夜的洛克兄妹。兩人看清了眼前的景象:醒來的是艾琳。
「艾琳!艾琳!她終於醒來了!快!快打給克麗斯汀!」欣喜若狂的黛咪開心地叫著,她馬上打電話給克麗斯汀。

然而…

欣喜若狂的兩人,卻被接踵而來的兩個壞消息打到了谷底。

「請問一下…兩位…艾琳…就是我的名字嗎?」躺在床上的女孩這麼問。
「…什麼?當然啊!艾琳,妳不記得了自己的名字了嗎!」布萊恩焦急地回答。
「對不起…我…我什麼都想不起來了…。」艾琳回答。
黛咪簡直無法接受這個事實—艾琳失憶了。她整個人似乎崩潰,抱著頭痛哭了起來。
「不…不…不會吧…克麗斯汀…克麗斯汀…克麗斯汀…!」布萊恩全身顫動著,手一滑,手機也跟著摔落。他跪倒在地上,不斷地喃喃自語。
「克…克麗斯汀…為什麼…為什麼…我們再也看不到妳了嗎…!」兩人又落下淚水。

同時,約翰的總部也得知克麗斯汀失蹤,於是馬上派了許多人去調查。奇怪的是,搜遍了全世界,也沒有她的蹤影。

從那之後,艾琳每天都開始被安排心理課程,她的記憶開始一點一滴地恢復。但是,卻怎麼樣都無法將的人際關係恢復得像以前一樣;另一方面,失蹤的克麗斯汀還是沒有出現。但是,總部的調查人員似乎找到了一些線索,並開始循著線索繼續尋找克麗斯汀的下落。

沒有人知道,克麗斯汀到底在哪裡;但是,在她的總部搜查人員縝密的尋查下,他們發現了一件非常好的消息—克麗斯汀還活在這世上。

三年後…

記憶已恢復大半的艾琳,在一次出門旅行時,碰巧遇到了比她稍年長些的一位女性。那位女性對艾琳自我介紹,說她叫做薇安·凱瑟莉。其中,她們聊天時,有聊到對方都很擅長邏輯推理;因為有共同的興趣,兩人很快就成為了好友。
之後,她們的友情更進一步,成為了感情非常好的室友,並且一起開了間偵探事務所。有天,事務所接到了一通電話,說發生了一樁案件(就是薇安艾琳系列的第一篇謎題『誰是真兇?』)。因為兩人都相當冰雪聰明,而且她們之間的默契異常的好,就這樣漂亮的解決了這樁案件,名聲從此傳開。有記者來訪問艾琳,和薇安搭檔的感覺,艾琳這麼回答:「算是一種蠻好的感覺吧…不過不知道為什麼,我覺得她似乎對我有種親切熟悉的感覺…。」

在一次偶然的情況下,兩人來到巴黎—也就是弗瑞德.賽蒙的藏身處辦案。他聽說了這個消息,就開始策畫了這場復仇的計畫…然而,這個消息,卻不知為何傳到了來巴黎度假的洛特兄妹和溫德.約翰耳裡。於是他們三人暗中行動,一邊偷偷地觀察弗瑞德的計畫,一邊想辦法接近薇安和艾琳。最後,三人決定了最終策略—變身術。布萊恩和約翰化名克瑞賽德與傑森;而黛咪則化身為他們總部分局的支援—艾蜜莉。很快的,克瑞賽德與傑森和薇安艾琳成為了調查夥伴,一同調查此案件。
但是,兩人沒有料到,薇安的真實身分,以及他們會被人跟蹤。
 
調查第二天…

「他們倆人到底是誰…?」薇安這麼想著。於是,在好奇心的驅使之下,她偷偷地跟蹤著克瑞賽德與傑森。
薇安跟著他們兩人來到一間小公寓。她撬開門鎖,潛入公寓內。她輕輕地走著,走到一間堆著許多箱子的房門前,躲到一個大箱子後偷聽他們的對話。
「別再躲了,薇安。」
她被突如其來的聲音嚇了一跳,怯怯地轉過頭,只見克瑞賽德和傑森站在她背後。
「好了,別害怕,我們不是什麼可疑的人。」傑森臉上掛著微笑。
「你們…究竟是誰?為什麼知道我在跟蹤你們?」薇安疑惑地問著。
克瑞賽德笑了笑,兩人將臉上的面具撕下,露出了他們原本的樣子。
「這樣子妳還認不出來嗎?薇安。不…克麗斯汀。」他依舊笑了笑。
「什麼!克瑞賽德,還有傑森…難道…難道你們是…?」薇安露出了驚喜的眼神。
「對!我們就是三年前,被艾琳所救的布萊恩‧洛特和搜查克麗斯汀已經三年了的溫德‧約翰。打從一開始,我們見到妳和艾琳時,約翰就已經採集妳的指紋和克麗斯汀的指紋進行比對了;因為妳並沒有變啊!克麗斯汀。」布萊恩笑著。
「還有,我們知道,如果不對妳坦白身分的話,妳一定會懷疑我們是此案主謀的同夥。所以我們就藉著這個機會,讓克麗斯汀回來囉!」約翰解釋。
「布萊恩…約翰…謝謝你們…」克麗斯汀的眼眶泛著淚。
「不客氣,我也很高興。對了,我覺得此案主謀應該是『他』…」
「沒錯…我總覺得他的目標好像不是那些金銀財寶,而是別有意圖也說不定。沒關係,不管他做了什麼,我們都要逮捕他歸案。還有,在此案結案前,我們三個都不可以對別人洩漏出真名,特別是艾琳。了解了嗎?」克麗斯汀說著。
「Yes sir!」布萊恩和約翰承諾。

他們回到了調查基地—報案者艾力克先生的家休息。夜裡,薇安和艾琳被窗外傳來的某種聲音驚醒,於是兩人靜靜觀察著窗外的動靜。
「薇安,艾琳,妳們看!那兒有人影,他們拿了梯子!」不知什麼時候進到兩人房間裡的克瑞賽德和傑森輕輕地說著,嚇了她們一跳。
接著,四個人聽到窗戶被撬開的聲音,「在一樓!」艾琳說著。
他們迅速下樓,果然在院子裡看見兩個人影。「走吧!」薇安說。
四個人衝了過去,正要把梯子拿下來時,一個人影馬上從梯子上下來,扛著梯子想要逃跑,卻被克瑞賽德害傑森壓制住。此時,槍聲響起,兩人立刻趴下,小偷便趁著空檔逃跑。沒想到,傑森衝過去將他拖住,反而讓頭撞到了一棵樹。

「傑森!」艾琳急忙過去,但是,有人突然拿著毛巾摀著她的臉,一股藥味襲來,讓她昏迷在地上。小偷的同夥便跑來,將艾琳抬著跑掉了。而另一邊,艾力克先生的所有重要物品、收藏品也被偷個精光。
 
隔天黃昏…

薇安收到了艾琳發的求救訊息,急忙帶著克瑞賽德等人前往雪莉工廠。(如題目)

幾分鐘後,槍聲響起,被擊中的是薇安。

多麼熟悉的話語,多麼熟悉的記憶。艾琳想起了過去,想起了所有一切。在她獲救後,回到了艾力克先生的家,這是她待在巴黎的最後一天了。女孩獨自一個人站在陽台上,陪伴她的只有自己的歌聲與深切的悲傷。

「妳的歌聲…真美呢。」此時,克瑞賽德走到艾琳身邊。
「謝謝…還有,請你不要再裝了…布萊恩。」艾琳說著。
「呵呵…真不愧是名偵探,還是被識破了呢。」他輕輕地笑了。
「薇安…不,姊姊怎麼樣了?」艾琳追問。
「放心吧!她已經恢復意識並且醒來了。妳知道嗎?三年前,在妳住院的時候,妳姊姊…據說在她要回來醫院的時候被人從背後襲擊,擊中後腦勺,但是沒有大礙;同時,她的手機也被銷毀,只好改名換姓,用薇安.凱瑟莉的化名來尋找妳呢。」
「三年前…是你救了我…對吧?還有,站在後面的黛咪…謝謝你們。」艾琳笑了。
「沒錯。妳能存活到現在,都是因為我哥哥呢。是他捐血給妳的。艾琳,妳是我們兩個此生的恩人。妳為了救我們兩個,做了那麼多…」黛咪露出欣慰的微笑。
「是啊。時間不早了。妳也該回去了,黛咪。我等一下就會離開了。」他說。

「所以,你究竟…想和我說什麼?」艾琳問。
「艾琳,妳想知道嗎?」布萊恩故作神秘的說著。
「嗯…我想知道。」艾琳害羞的答覆。
「妳知道的,是妳救了我們兄妹倆。所以,我希望可以得到妳最珍貴的禮物…」
「咦?可是我身上什麼也沒有啊…」
「我在此請求艾琳艾希莉小姐,請問妳,願意嫁給我嗎?」布萊恩笑著。
「是嗎?原來你想說的就是這個啊。」
「是的。請問,妳的答覆是?」

「我願意。」

於是,在克麗斯汀和艾琳都從『生死一瞬間』的考驗及格後,艾琳從此變成了布萊恩的妻子,兩家就這樣過著幸福快地的生活(結尾很爛我知道)
2,426
上一道海龜湯謎題
下一道海龜湯謎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