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道海龜湯謎題
下一道海龜湯謎題

新婚海龜湯謎題

答對率:82%


從和她提起的的那一天,到如今,已經結束了,明天,就要往長灘島的飛機,蜜月去。
一直到萬事俱備,只差過堂的日子前,他還是完全感覺不真實的。他想,妙妙跟他也一定是一樣的。因為在一起的時間還短,就要結婚而感到不安。說不定比她更慌。女孩子嘛。總是比較纖細,尤其最近發生了太多事情,讓他跟妙妙都心理負擔沉重。

要新婚的意思,代表從此她只屬於妙妙的,妙妙只屬於他的。這讓他很開心。跟妙妙的相遇可以說是莫名的緣分吧,兩個人沒有認識很久,卻像是早就認識的感覺。才讓他不顧一切的,跟她求婚。

從求婚後,妙妙就有點奇怪。

一起出去的時候都還好,跟求婚前沒甚麼不同。看婚禮的事宜的時候也都很興奮開心,像是一個一般的準新娘一樣。但好像她自己一個人的時候,他好幾次不小心看到,她很不對勁的表情。
也可以想像啦,威利自己也是很緊張阿。一生一次的大事畢竟。但是遊蕩玩耍那麼多年,好不容易遇到妙妙。他想要定下來,也希望給妙妙一個一生的回憶。

就在試完裝的隔天。威利留妙妙一個人在家處理喜帖的事。他先去公司把要請假的那段時間工作交接一下。他用他最快的速度趕著,希望能夠趕快回家陪妙妙。一到家裡,卻看到妙妙坐在沙發上嗚嗚的哭。哭的梨花帶雨。桌上堆著寫了一半中斷的喜帖。室內電話掉在地上,沒掛。威利急忙坐到妙妙的旁邊,安撫她。連問了幾聲到底怎麼了,妙妙只是搖頭哭。
他只好先陪妙妙哭,哭了好一陣,妙妙才抽抽噎噎的說了,一個離奇的答案。

「剛剛有的男的,打來家哩,威脅我不准結婚。」

「從前一陣子就一直有打來了,起先是無聲的的電話……。」妙妙說:「然後,有個男人的聲音說:『還記得我的聲音嗎?』就掛掉。接了兩次我也生氣了:『我不知道,你再打來,我要報警了!』但是他卻滿不在乎的說:『你要報警?會害怕被揭穿過去的人,是妳吧?』」

「甚麼意思?你過去有發生甚麼事嗎?」

「沒有,才沒有呢!」妙妙很快的回答,但是給他的感覺卻有一點過度反應。

「沒有就算了,不然妳先整理行李,回我媽媽家裡住一陣好了。」妙妙自己沒有父母,「我來處理這個事情。」妙妙點點頭,乖乖上樓整理行李去了。

威利看著妙妙消失在樓梯的轉角。點了根菸。坐下。

妙妙會有甚麼把柄,被甚麼人抓住嗎?

不可能吧,要說過去,自己的過去還比較複雜一點。雖然那些早就結束,也都是不會有影響婚禮的事。他沒有男男女女糾纏不清的劇情。威利吐了一口煙,望著天花板發呆。
沒想到只是結個婚,居然冒出這樣的事。
該報警嗎?可是目前來說,只有妙妙聽過這電話。沒憑沒據的去報案,警察也不會受理吧?頂多備個案。而且要是不小心驚動家裡,說不定長輩還會討厭妙妙,這也不太好。

威利決定自己在家中守一陣子,看看會不會接到這電話,再決定怎麼做。

雖然看起來不知道要等多久,威利卻只等了兩天。

一個男人打來的,停了很久沒聲音,就在他「喂喂」了好幾聲,那個男聲才低低的說:「你不記得了,我的聲音嗎?」

威利也冷冷的回他:「不記得呢,我也不會記得你這種人的聲音,你是誰?」
在對面的低沉男聲,一時無語。然後又說:「你真的想跟,這個過去不明的人結婚嗎?」
威利對著話筒大罵:「當然,妙妙過去不管怎樣,我都要跟她結婚。你這王八蛋憑甚麼說三道四,你是誰!?」
他也不期待對方會好好的回應他甚麼。對面又是一陣沉默後,說:「你要是跟她就這樣結婚的話,你會後悔的!」
「你--」話未說完,對方已經掛上電話。

已經確定了,不是妙妙胡言亂語。真的有人打來恐嚇。威利拿著已經切斷,嘟嘟叫的話筒,遲遲無法掛上。

聲音似乎不太熟悉又不是完全不認識的感覺。威利想了很久也想不起這個聲音的主人。他無法確定完全不認識對方。但是如果是他認識的人,他倒是可以肯定,應該跟妙妙都沒甚麼交集。
因為他跟妙妙,是在聯誼認識的。在這之前,他很確定,從不認識這個女孩。
他們兩個人,是完完全全的一見鍾情。以此感覺,他開始約她,跟她約會。妙妙也是這樣的,她有一次靠著他的肩膀說:「你不覺得,我們彷彿認識了很久的感覺嗎?」

當雙方都不再隔閡,衣服無法阻擋他們爆發的熱情。赤裸以對的時候,他更感覺到他們絕對有著無可描述的默契。他們能對彼此的身體掌握的那麼好。妙妙可以自然而且輕易的,用唇舌挑逗到他所有的敏感處。他第一次進入她的時候,也輕易的就讓她在身下婉轉嬌啼。
他相信他跟妙妙的朋友圈,生活圈交集不大。會有這種,熟知妙妙過去,也知道自己的人?還是有這樣的人,還是,妙妙知道,瞞著自己?

隔天,他一早就有開會。妙妙被他「累了」一晚。還睡得很熟。他看著她用蠶絲被裹著白嫩的裸體,睡的安安穩穩的臉。放心的去上班了。

放心的,太早了。
早上會議到一半的時候,妙妙痛哭的電話讓他被迫趕回來。把像小動物一樣縮在沙發上的她抱住。
「又…又打來了!」
「又打來了嗎?,說了甚麼?」
除了跟上次一樣的開頭,這次這個男的,好像因為接電話的是妙妙,開始電話性愛起來了。他快聽不下去,抓住她的肩膀:「不要說了!」妙妙說的淚流滿臉,雙手抓的她的肩膀生痛。

「他說了好多…我好怕,不敢掛,怕他報復。他說我敢掛,他會來我們家放火,來婚禮上抓我去搞…。」

「不要怕!我去花錢請保全!請警察!我一定讓妳順順利利的嫁給我!」

「嗚嗚,威利,你要相信我,我沒有跟別人亂來!」

「我相信你!我相信你!不要說了!」

「那你呢?」

妙妙突然一問,他頓時一愣。馬上緊緊的抱著她說:「我也只愛你,只有你一個

女人,不要怕,沒事。」

他向公司請了長假,直到結婚前都一直陪著妙妙。他並不怕打電話恐嚇者。他覺得只是一個孬種。但是他很在乎妙妙的感受,如果不請保全,如果他不陪著她,他怕她會崩潰。

還好,妙妙心情越來越穩定。那個孬種也不再打來了。

就在一切平安的情況下,他們順利的結婚了。



蜜月旅行的長灘島海濱別墅裡,他喝了幾杯紅酒後,情慾高漲,瘋狂的愛著她。

妙妙沒有喝,但是似乎也很興奮,承受著他的瘋狂。縱情的放聲高叫。一個翻身,妙妙壓到了他身上。他往後一攤,打算徹底享受被動的快樂。

妙妙輕輕的動著,雙手撫上他的肩頭,來到他的脖子,搔弄著。

「你會永遠愛我嗎?不會離開我嗎?」

「當然!」

「如果你背叛我呢?」

他失笑:「不可能,如果我背叛你的話,我甚麼都給你。」

「真的嗎?」妙妙的手輕輕用力,「說話,要算話喔?」

他看著妙妙的臉,似乎有點模糊。有點陌生。又有點熟悉。「妙妙?」

身體一麻,力氣漸漸的失去,到底……發生了甚麼事?
 
herbertwrb02016-07-28提供
來源:自創故事
看答案
「你說你跟我,終究只是玩玩。」妙妙的聲音變低:「因為,我不是一個女人。」

跟那通電話裡的聲音,一樣熟悉。

「我因為你,痛徹心肺,終於下定決心,賭命去做一個真正的女人。」

「然後,我又遇見你,很開心。」

妙妙的聲音變過來,變過去,一會高,一會低。

同樣的恨。

「很開心的發現,你真的,完全忘記了我。」

「我的樣貌,其實沒有變很多,但是你沒有發現。我用那通電話,用原本的聲音,告訴你,你還是沒有想起來。然後我用那些我們一起做過的,那些私密的事情當作劇情,你還是一點反應都沒有。」

「你告訴我,你只愛我,你只有我一個『女人』。」

身體越來越麻,越來感覺不到了。

「那是當然的!你從來沒有拋棄過女人,你拋棄的,是男人!」

是……甚麼時候?

「親愛的,酒,好喝嗎?」妙妙瞇著眼睛,笑的很兇狠。

她……不,他現在,想怎麼樣呢?

「那現在,你猜我,想要怎樣呢?」

解析

我要編輯
還沒有人提供謎題解析耶!成為第一個提供的人
2,219
上一道海龜湯謎題
下一道海龜湯謎題